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カラ中心】松野空松未曾知晓①

温馨提示:

☻ カラ一
☹ 重度妄想
☻ 意识混乱流
☹ 第一人称自白


黑猫与诅咒


我是松野家四男,松野一松。没有活下去的气力当然也没有去死的勇气,明天还未开始就期待着明天的结束。吃饭时并没在享受食物的味道,对于我来说只需要很少的摄入量,昼夜颠倒我也不会在意,寄生于世上,偷窃着氧气与水,但是没关系,明天总会有人别的兄弟把我叫醒,只要跟着大家就好,这样就算活过了,由他人来决定明天,没有任何压力,我就是他们,他们就是我。

这样害怕着与他们不同的我曾经非常厌恶这些一样的脸,不管到哪都会被指指点点,忍受着螺旋状的敌意,责任混乱,时常卷入麻烦之中,受够那种怪圈的我第一次想脱离他们。为了摆脱什么而自相残杀,我们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却一度分裂,如今回归整体是扼杀掉了某个兄弟才获得的,是那位兄弟的主动献身。

进入高中之后,我对他人的一切接近都很抵触,尤其是对松野空松。

人与人总是喜欢互相接近,一旦近到看清了他人的真面目就会立刻转身,那个人要是看透我了也会失望吧。

就如小松哥哥一早申明不会升学,我也一样,那种有希望的事情还是留给其他人,为此我和臭松大吵了一架,当时我的脾气非常怪异,一点就爆,所有人都对我处于回避状态,只有他不同,包庇我,擅自替我处理惹下的麻烦。谁要你多管闲事了?白痴去死。

不要再替这样的垃圾受伤了。

明明不管他就好,说着’和我不相干‘,但每一次他为我的事情和别人争执或是干架,我的胸口都会莫名疼痛,你一定是对我失望透顶,无论我怎么对他撒气,心里祈求着他放过我离我远点,一次次推开他,他一定会一次次回来,护着这个没用的我,每当这时,我对自己的厌恶就会多一分。

明明从小到大都是爱哭鬼,总是因他人的事因伤害了谁而无声落泪,躲在他人看不见的角落,就这样的爱哭鬼也生出了要保护他人的崇高,我一直一直看着你的啊,为什么不回头看我呢?为什么现在要来管我的事,心脏痛死了,这都是你的错......

与猫做朋友也是那个时候,人是看表象的生物,而猫不同。因为有六张相同的脸,我们总被人认错,但猫不会。今天会不会有新的家伙加入呢?纯白的家伙身上的伤口还会痛吗?那只总也吃不饱一直对我撒娇的猫现在是不是在看着池塘里的游鱼无可奈何?每天他们都会在特定的地点等我,那并不是成文的规定也不是什么契约,只是约好了而已。

若是我忘了时间待到很晚,臭松就会来找我,明明没有几句话,因为有猫的存在,我才能和他如此和睦的安静的待在一起,谁都没有打破寂静,心里生出了几分庆幸。

发现那家伙也是在那时,漆黑的身影蜷缩在垃圾箱后面,发现时它一下就逃走了,站在高处险些滑落,长尾与腰间的毛错乱堆叠,皮肉翻折,勾勒出深深浅浅的暗红沟壑,它俯视着我,尖锐的充满拒绝的,用它那比身后的深空淡两个色调的蓝眼睛威胁着我。

这家伙和我一样,看着它的眼睛这样的想法凭空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然而被它逃掉了,寻找了几天未果,雨季已经来临了,那种伤口很容易感染,若是不处理的话,会死。

但是它一定是如此希望着的。

之后的一日有所不同,当我和往常一样带着从便利店买的牛奶和食物到达约定之地的时候,臭松已经站在那里了,半边天的太阳与半边天的月亮 ,被夕色包裹着的昏沉的蓝色,火烧的阳日将他划入怀里。

“一松!”

他叫了我的名字,而我却动弹不得。

“你没吃午饭把钱省下来买这些的吗?”他看着我皱着眉头,但却不再那么讨厌了。

完全没问我意见就说要和我一起分担这部分,打断我暴躁发言的臭松稍稍往旁边移了一步,在他脚边,黑色的野猫用尾巴勾着他的踝,用看穿了一切的深蓝色眼睛静静和我对视着,是吗,你是从他那得到什么馈赠吗?臭松救了黑猫,抓痕在手背上,领口、袖口若隐若现,真是白痴,就算刻意掩饰我也看见了他左手手心那道狰狞的裂痕。

松野空松是被暴躁的野猫喜欢上的人,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抱着黑猫,体内很深的地方发出了顿响。

“它和你真像啊。”

“哪里像?”

“一样暴躁,哈哈...“这么说的空松露出了寂寞的表情,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不如给它取个名字?“他用指腹蹭了蹭黑猫的脸颊。

不能给野猫取名字,若是赋予了那种东西,猫是会有所期待的,它将再也不能摆脱那种烙印,变得再也无法潇洒独行,到死为止都思念着取名者,那很痛苦,放它自由吧。

这么说了,他也就放弃了,黑猫跳上了空松的膝盖,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往里靠了一些躺下了,他看上去非常喜欢黑猫,我们是一样的呢,那是不是我也有可能被他所喜欢,和其他人不同的喜欢。

但我没有那种资格,从来都没有,从最初的一切开始就不存在那种资格,我知道的,就是知道才想与他越走越远,不能靠近,绝对绝对不能靠近。

我不想变成一只被人取了名字的野猫。

那就如此自欺欺人的把自己当做这只黑猫也好,这是唯一的幸福。

连这点卑微的幸福也被夺走了。

黑猫融入了群体,仿佛是随了救了它的人,自动担当起了保护者的职责,它守护着其他流浪猫,带着几分骄傲巡视着约定之地,我很喜欢它漂亮的蓝眼睛,它是特别的,是我与那个人的联系,我所有感情的寄托。

哈哈,明明知道那种感情是不允许的,受到诅咒也是必然吧?

想要伤害谁的话,就伤害他最在乎的东西。

黑猫死了。

双目被人挖去,比任何时候都要无声地倒在路口,是想见那个人最后一眼吗?不,已经看不见了,那么只是声音就可以了是吗。

就好像我的所有感情被否定了一样,跟着死去的还有别的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比如说理智,比如说......

我和那家伙之间不用拳脚相对,没有谩骂与发难,可以继续留在他身边的理由。

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的妄想。

在将犯人殴打致死之前被阻止,代替犯人接受了失控的我的全部恶意的是我们家的次男,错误伴随着每一次重击越来越无法挽回。

那时我看见了他释然的笑意,一面是对我的安抚,另一面更加的难以揣测像是放弃了一切的决绝,我本能地开始剧烈颤抖。

你想干什么?

他肯定在想那些令人烦躁的事情,快停下来!别开玩笑了!停下来!停下了!不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不是你的错!我可没说要你去接受!还手啊!快还手啊!你这自以为是的家伙,我要阻止他,我必须阻止他!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过去和未来都要消失了。

最终抱着急哭了的我,紧紧握住我血流不止的手的空松,对那样伤害了他的我露出了笑容,就好像要洗脱我所有的罪行一样,你是神吗?倒不如去死。

“一松,没关系的,既然你这么痛苦,不如就让我带走你吧...”

他拉我起来,向我伸出了手。

不能回应他,千万不能去拉那只手,有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大叫着。

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不记得了,我大概早就大脑供氧不足晕倒了,就好像一切都是在做梦一样,梦里的空松不想看见第二次。

明明都是我的错,你为什么要来多管闲事?之后的空松虽然还是老样子,但是哪里不一样了,让人无端的烦躁,是的,他已经听不进任何话语了,为了自我保护为了不再伤害他人或者为了别的什么,把他的心彻底封锁了,感受不到外界也感受不到自己。

如果那天阻止我的人不是你就好了,如果那天来的不是你就好了。

就连我揍你的理由流泪的理由你也不会完全不能理解了吧,到死为止都不会再对我露出那种笑容了吗?看着猫时看着我的笑容。

从那天起我的世界再度一片黑暗,而臭松则将自己的光明全部投射出来了,一点都不剩的,有多少光就有多少阴影,但无论用多么强的光去照射他那片阴影,都无法触及到,封闭的内心,就连我这份丑陋的爱也不会知道了,这样正好呢......

空松一直希望我恨他,而我越是厌恶他,他就越能从他那套理论里得到安慰,他大概不希望我厌恶自己?少笑死人了,我连恨这种情绪都不会施舍给你的。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自以为是的’伟大‘的空 松 哥 哥。

既然你那么不想我受到伤害,我也不会丢下你,就像小时候你未曾丢下过我那样,你的那份温柔是对我的诅咒,而你越是温柔,我就越发诅咒自己,就让我来陪你一起受伤吧,我说过的,想要伤害谁的话,就伤害他最在乎的东西,既然你如此希望我讨厌你的话,那我就揍你好了,揍醒你为止,因为你是我最在乎的’东西‘,依靠伤害你来完成自我伤害,每次揍你心都好像被勒死了一般,那种从里面腐烂开来的心不要也罢,我那么害怕疼痛却爱上了这种痛感呢,渴求着这份痛感,因为那就是爱着你的证明,是我存在的证明。

那你呢?有没有觉得得救了?

就算你无数次原谅我,就算我永远都揍不醒你,我的祈祷从来都没被听见,那么就这样吧,苟活于夹缝之中,不得好死,如同黑色的野猫。

没多久,不知何时成为了演艺部核心的松野空松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公演,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

被改编了的人鱼传说。人鱼救了王子,他们相爱了,为了接近,人鱼用美妙的嗓音换取了双腿,然而他们的爱是不被允许的,海神发怒了,那片海域变得不再和平,并诅咒了越界的人鱼,她即将化作泡沫,唯一可以解除诅咒的方法,是用姐妹们为她求情而获得的贝类长剑刺死王子,人鱼选择自己死亡,得知了这件事的王子向海神屈膝,请求通过自杀来拯救那条只是因为爱了不该爱的人而被处死的人鱼。

最后一幕,空松握着那柄长剑刺穿了自己的心脏,他的身体沉入了海中,想要抚摸人鱼的脸颊一般伸出了手,露出了得救了一般的笑容。

眼泪大概也被大海吞没了。

为了救所爱之人而死,真适合你啊。

和王子一起死掉的还有空松,那之后他再也没说过一句真话,用让人听不懂的话去创造隔阂,产生了语言障碍后,无论他说什么都没人听得懂,这样就不会伤到谁了。

松野空松变成了一个骗子,你是真的相信我还是耍帅的说辞?你的真心到底在哪里?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了吧,一面反复试探着这份信任,一面抓着他的衣领找寻他。

空洞的话语,无端的自恋,哪里都不在了是吗?

如果让你变成这样的是我,让你吞下这颗恶果的因是我的话。那就让我来拯救你吧。

人鱼传说真正的大结局。

得知了王子死亡的人鱼自己诅咒了自己,化作了泡沫和王子的眼泪一起消失了。

死亡是无意义的,那是背弃一切只能让他人代替自己痛苦,我就算是死也承受不来他人的痛苦他人的心碎,那就消失好了,和你一起。

不,只是我就好。





松野一松的消失。







💜💙TBC. 下一篇【おそカラ】


后记.

看了24话,shock,有种要结束了的感觉,结束了就回去不了的感觉。太痛了。

趁着完结的最后一波我要把这篇放出来。

会从多人视角写空松改变这件事情,虽然有别的组合,但只有一松和空松是不一样的爱。

上篇5个章节,松野空松未曾知晓的大家的心,已经写完了,还没打成字,最近两个礼拜放出。

下篇的是围绕着一松消失来写,但还是别等了,我要去高考了,会以空松自我独白为开头,用第三人称来写,重点表现一下六子彼此间的神奇关系。

我真的太爱他们6个了,6个都喜欢,6x6cp表里的,三人组的,什么都喜欢!好想写所有cp啊!

一开始看这番的时候,觉得蛮有趣的,二哥好搞笑啊,大家都好有趣,空松事变我都在笑呢,完全没多想,后来我去P站推特滚了一圈,人生观都发生了改变。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组织(。但是这里好像有个可以交流的地方!!!

我超级想和别人交流来着!!身边都没人看这个,和日推有语言障碍……求求大家,不管是谁,来理我一下啦!!

  1. 痴妄归人K$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