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カラ中心】松野空松未曾知晓②

☻  おそカラ微一カラ
☹  混乱流
☻  重度妄想
☹  第一人称自白


松野小松的默默无闻


我是松野家的长男,松野小松。六胞胎的守护神,精神领袖,人间国宝~★请多指教~啊,若是这样说会被胖揍一餐吧,随便啦,反正他们一生都无法战胜我。

虽然我总说别小看长男,但还是被小看了,长男并没有那么好当也不被当一回事,虽说我很想被当个宝啦。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长男样本可供我参考,我们可是罕见的六胞胎哦!我拥有着五个弟弟,是最不幸也是最幸运的事情。我选择完全接受我的五个弟弟,无论他们变成什么样子。

小时候因为我胆最大坏主意最多很快就成了中心,但有当长男的道条是上高中才确定下来的,在此之前人人平等相安无事。上高中时,弟弟们开始了叛逆期,性格也出现了两极分化,用颜色区分,追求起了个性,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妥,只要他们想做,哥哥我就全力支持,站在刚好的位置看着他们,无论是快乐也好,遍体凌伤也好,给予漫不经心的安慰,守护他们过剩的自我意识。

然而有一个人成为了这场变革的陪葬。

我们家的次男对哥哥这个身份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义务感,我很想自夸他憧憬着的是我,但并不是,他憧憬的是哥哥这个身份本身,虽说让他产生这种意志的是我没错,但那种向往渐渐异化了,若是我做了什么有反他心中哥哥形象的事他一定会狠狠揍我,哥哥我真可怜啊!

如果当哥哥能让他开心的话我自然热烈欢迎,并退到二线。但空松的做派在当时来看是糟糕的,弟弟们的抵抗太过激烈,他常常被针对被丢进很尴尬的境地,因为他总是认为那都是他的责任,而兄弟们都很反感他这么做,想也知道这个阶段的中二少年是绝对绝对听不进忠告还有企图以长辈的身份进行教育的哥哥的话。矛盾是一触即发,火气也一点就爆,一向正直、温柔的空松君虽然理解但无法坐视不管。他被那份温柔与无限的责任感吞没了。

头破血流也是自己的事情,东西要自己顿悟才好,不是吗?然而和放任自流的我不同,他完全不认可我的做法。

这个时候去帮他是不行的,因为是我所以不可以,比起在一旁不加入斗争的'小松哥哥',亲切的'空松哥哥'才是阻止他们的敌人。对于无法跳脱的自恼转化为脾气全部撒在了空松身上,他从没向我求助过,执念太深,空松好像没存在过反抗期这回事,但也再没叫过我哥哥,我把这当作他对我这个长男最后一次撒娇与反抗。

私下叫过几个乱来的弟弟收敛一点,看他们那副憎恶的表情就能知道,不是憎恶着空松,而是憎恶着总是被无端的愤怒控制伤害了他的自己。

温柔真是可怕啊,让人有扼杀自己的力量,也有让别人自行毁灭的力量。

对于他来说,不会有太过高兴的事情也就不会有太过难过的事情,属于那家伙的自我保护,因为他太敏感了,能察觉到很细微的变化,他人的情感变化,他人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并且会去保护。

空松是被弟弟们爱着的这点毋庸置疑,对自己的事情刻意不去关心的他大概什么都感受不到了吧?自责狂人空松君哟。

你在想什么哥哥我竟然完全猜不透了,单细胞肌肉笨蛋,曾经跟在我身后的弟弟,当时来不及回头,现在我转身了你好像已经不在了,不再想当我的尾巴了吗?哥哥我觉得好寂寞啊…我爱着的已经无法感受爱的弟弟。

为了让那样压抑着自己的空松转移视线,不总盯着那几个麻烦精,我时常邀请他来'帮助'我打架,看得出来他对这份'被需要'感很是珍惜,每次都尽了全力,他尽全力的话我只能一边凉快,那段时间我时常打着'我一个人应付不来'的借口去找他,每次看到他无奈又有点高兴的表情,我都觉得有些不妙。这很危险吧?若是有一天我邀请他去杀人呢?因为需要所以邀请了,他会去做吗?只要是以需要为名义,他是不是什么都会替我做呢?或不只是我,其他谁都可以?后来我就没去找他,被问起也只是说托他的福已经没人找我的茬了之类的话。只是回了句'是吗?'就没在说什么了。

就是那时吧,察觉到他好像对任何事情都不再抱有期待。

就是这样的空松有一天竟然向我求助了。

接到电话时,他的声音非常坚定,伴随着异常的冷静,说让我过去一趟,一松晕过去了。

怎么感觉比起一松,让人担心的是你吧。

他在想什么?

冲往事发地的途中我无数次祈祷着,千万千万不要有事。

确实没事,巷子里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抱着晕过去的一松靠墙坐着的空松还有力气对我笑,我的不安消退了些,他已经站不起来,那种殴打的架势是一松干的,旁边还倒着个陌生人,猫的尸体横在巷口,整个事件都能被揣测出来。

有必要连空松也一起揍吗?我叹了口气,从他怀里把一松背了起来,接着扶着他回家。

大概是我一直在等他说点什么的原因,盯着天太久那时黄昏的样子现在还在我脑中,一边天是蓝的,太阳西沉的地方红得醉人。

“小松,我大概已经无法被原谅了。”

快到家时,他开了口,声音小到像是只说给自己听的。

被谁原谅?一松吗?…他肯定会原谅你,别担心。

我本来想这样说的,但是当我看见他的表情后,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呆在了原地,看着他失魂般走进了家中。

那是什么表情?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仿佛来自别的世界。

背上的人在颤抖,肩膀被浸湿了。

啊…是这样吗?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是无法挽回的事。



那件事在我的大意中过去了,因为他又变得平常起来,但哪里不一样,看着他时总会产生急躁的心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已经彻底不知道了。

就是这个时候演艺部的活动变得频繁,他常常找我对台本,问及为何不去找其他人,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是被拒绝了啊,但那些家伙也害羞着呢,若是再拜托几遍给他们个台阶下下,其实他们都很想帮你,快注意到!空松!

可就连我的话都传达不到了。

对理解角色,解读角色之间的情感纠葛十分在行的空松,对于自己的感情却相当不在意,他那时可能从心底认为自己不合格从而贬低了自身的存在。

逃进别的人格里就听不见内心中那只怪物的哭声了。

真正了解到时已经过了有效的抢救期。或许是要守护住与大家之间亲密的纽带,他决定要彻底放弃自己的感情,只要能留在我们之中他别无他求,无视也罢被怎么样都好,已经感受不到了,爱也好,痛苦也好。通过保持距离来维护距离,自我孤立。

在他的自我保护机制里杀死了希望这样就没有了绝望,杀死了期待这样就没有了失望。

舞台上的空松十分帅气,扮演着王子的角色,像骑士一样守护着心爱的人,并献出了自己。

自杀了的王子与我的弟弟,看着最后的一幕,心脏像是被捅了一样痛。

但痛才是刚刚开始,之后空松变得异常的'痛'了。

说他变了吗?好像也没有,我的弟弟就在这里。

反抗期惊人的安稳结束,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因反叛而分裂又因各种原因回归。

那是因为大家都爱着你,所以陪你停留于原地。再变成一个就好。比起一松更担心的人是你,说出来了的话,你又会为了消除我的忧虑做什么呢?不敢想象。

你远比自己想的要做的好,无能的哥哥从来都是我啊。

若是你还要自我贬低的话,那我也和你一起,没用的兄长有两位就不奇怪了,一点都不孤单。

不像一松那么执着于让你变回去,你喜欢这样不用改变就好,你根本没有改变,只是从未在人前暴露那一面。真正的你还在那里。

就继续这样说很痛的发言,干很痛的事情,让周围人痛死算了,反正哥哥我已经免疫了。

但如果说啊,如果未来的某一天,你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哥哥我一定会拼死陪护,两个废人就没问题。

何况我们有六个。

废人不灭!



❤️💙下一篇:チョロカラ


认为之前(幼年时期)人人平等相安无事的只有小松一个。

唔…看了很多同人都画了这群人抽烟,不过我觉得小松哥哥大概不会去抽,有钱不如买点碟打打钢珠…

我的长男非常心大,在这段时期做了很多事情,但他在自白里什么都没提,因为他没觉得怎么大不了,之后其他人篇会点点他干了些什么。

话说小松这人很任性好像还有点莫名KY,但在该心细的地方心细真的太喜欢了!

他也不是会让父母太担心的人,所以为了美化他去打架的事情,我姑且认为他是风纪委员,当然是那种暴力的,这样就有正当理由打架翘课了,学校里和老师之间也存在这种互不干扰的默认,他看上去挺能混的hhh。

最终话他去找了大家,一松不是蹲在巷子里吗,难道他没有住所吗!?这么一想我就胃痛…不说了,去把轻松那篇写完……

  1. K$D 转载了此文字
  2. 痴妄归人K$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