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カラ中心】松野空松未曾知晓③

☻  チョロカラ微兄组
☹  混乱流
☻  重度妄想
☹  第一人称自白

松野轻松的人生悖论


我是松野家的三男,松野轻松,六胞胎里唯一的常识人,虽是这么说可能也是想要拔高自己,从小松哥哥和椴松烦人的教唆里好像能明白一点他们为什么说我自恃过高。人们总在强调什么的同时追求着什么,我在常理之外追寻着常识,像个怪物想变成人类。不过不是什么可悲的事,有所追求是好事,我还是会继续这样催眠自己。


这样的话说不定能在着全部的反常又荒谬的现象中找到唯一的仅有一次机会去发现的真理去解救那个人了。


从小到大总在反抗小松政权的人是我,我在幼年时期一直和他唱反调,到了非常顽固不讲理的地步。他那种精神支配简直就是恐怖主义,作为哥哥和弟弟我都不能让他得逞。归根结底要归类的话我也没觉得自己是弟弟,与小松抗衡用暴力支配。进去高中后,那种做法我也渐渐舍弃了,因为小松哥哥也收敛了很多。直接原因还是第三方的起义,弟弟们进入了该死的青春期,不甘于被束缚,既然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抵抗了,我就没必要带头和小松作对,可以好好为了自己的前途考虑做该做的事情。但是,这都不是重点,我要说的那个最让我火大的本质原因是,一直以来的中立派,次男松野空松擅自加入战局这件事!


哈!?那种修罗场要我怎么保护你!别说笑了,好好站在我身后什么都别管!


松野小松作为长男是不可替代的,他不但拥有资质还拥有光环,太把他当一回事的话将停止思考,所以他很邪恶。但怎么与这种人抗争呢?怎么让他的话在他人心中的分量降低,怎么让其他人明白这件事,特别是松野空松!怎么让他不去憧憬‘至高无上’的哥哥身份而是做好他自己?松野空松是非常容易被影响的人,他并不在意自己,为了他人可以放弃自己。但同时他很并不脆弱,他的温柔与正直一直以来是我的精神支撑,没有他站在那里把住重心,我可能没有那么强烈的想去从小松哥哥夺取自由的想法,说不定这是我那膨胀过度的自我意识能飞那么高的原因?只要他不卷入任何纷争,保持中立不偏于任何一方,我就能保护好他。


明明这样就好了!那么他为什么他要在那种糟糕透顶的情况下,冲进战局之中?!〇毛烧光吧!蠢货!


不过,真像他的作风。曾经我与小松闹得不可开交时,保护好弟弟们,阻止了我们,并严厉的制裁了小松的空松哥哥非常帅气,弟弟们的安危是他的底线,触犯到了就算是小松也要被教训。每到这时我都在暗暗庆幸我是弟弟。次男就是这样一种平衡力。


人不是在追求个人特征吗?我们家的长男看似粗糙实在细腻的看护着所有人,次男维护着长男的形象包容着所有人,那我呢?我倒是比较想维持一下正常值,最少也得告诉他们什么是危险的事情。所以常识很重要。


但现在看来是失败了,我的精神支撑在变数中自杀了,我算错了一件很关键的事情,在认为依赖小松哥哥很危险的同时,忘了把那家伙当寄托也同样危险,这都是建立在空松绝对不会改变的前提下,事到如今已经迟了,我应该自立的。


高二时空松成了演艺部的核心,那是他一直以来的期望,令人开心。曾被邀请一起对台本,但我拒绝了。一是因为那种台词太让人害羞,我担心自己会冲他发火,二是因为看着他完全融入进角色当中然后消失得一干二净,那样的情景,会有所触动。作为抱歉的回复,我承诺演出时一定带所有人去看,他满足的笑了。那时我开始不确定一件事情,空松是否能明白其他人的别扭?家人是耻于说爱的,但就算不说也可以坚信爱的存在,其他人同我一样爱着空松。以前已经麻烦他太多了,所以若是自己的事情烦劳到他了会对自己很恼火,对他发脾气是想让他停止那么做的,恼火的是伤了他的自身,因为他总是把你摆在他自身之前。


多想想自己啊!每次看着他与那些烦人的家伙反复僵持同一件事,我就想冲他大叫。


演出那天全员都去了,当然他们是很想看到。坐在黑暗中看着那个闪耀的人,悲于角色的命运,台词虽然很痛就是了,是那种有实感的痛。


我脑内不断梳理着之后要对他说的感想,因为这是第一次大型公演,对他来说意义重大,一定要全面,一定要好好祝贺,一定一定......左边的黑暗之中,谁的眼泪在闪闪发光。


我像个狂热的fan那样,想赶在所有人之前送上祝贺,冲到后台去还有些气喘,但却故作镇定。他的脸上还挂着剧情里的泪痕,看见的一瞬间,所有的话语都卡在了喉咙里,到头来要说的话一句都没说,脱口而出的是一句蹩脚的恭喜。他对我道谢,被庆功的人群包围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还有很多话向对你说。演出很精彩,人物表现也是,感情处理也是,都非常非常的好,能让人很快进入,我很感动,会一生支持你。


但是都没说出口,被人群包围的空松略有些不自然,明明被簇拥着,但怎么说呢?根本没在那里一样。


回家庆功时,不知是恼火自己没说出口还是别的什么,总之莫名的烦躁,他倒是反倒来安慰我,但我推开了他,真是糟透了。


要是那时能好好说出来就好了。


我成为了偶像宅时总是不顾旁人撕心裂肺的全力呐喊助威,比谁都卖力地应援,大声又直率的认可努力成长的她们,也许这只是一种弥补。但是任何弥补都是迟的。摇晃着荧光色的灯,好像他还站在舞台上似的,背着身有在等谁的声援吗?那是不可能的,笨蛋吗我是,那时确实已经落幕了。


周边一箱一箱的堆积,想要放弃又重新拾起,自己到底是在做些什么啊?无法弥补就是无法弥补,自欺欺人,但是好像无法舍弃。


听得到吗?


我还在这里,永远支持你。


听不到也没关系,总有一天会让你把我的话印进你那空空的脑子里的,给我做好觉悟。



-TBC-下一篇【トドカラ】



虽然没怎么看过小松君的漫画,印象里小时候和小松总在闹的是轻松没错吧?


小松政权不存在,只是轻松这样想而已,小松哥哥不知不觉就成了假想敌hhh,其实小松在他心中分量也很重,只是他打心底不想承认,因为不想让他嘚瑟。


轻松的自我意识被说成是邪恶的,他非常顽固,顽固到宁愿改变世界也绝对不改变自己,其实有点傲慢有点目中无人,但是他都意识不到,但他还挺看得起这群兄弟的,排外?可能有点。


若是他能意识到,有了足够的自我认知,他那股力量超级厉害,是可以一个人对抗全世界的坚定不移。他一定能成长的,不是最后一话真的离开家了吗....虽然是回来了,但那只是官方开的玩笑,按24话演下去的话,就是这的离开了。


当然全都是我的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