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カラ中心】松野空松未曾知晓④

☻  トドカラ
☹  混乱流
☻  重度妄想
☹  第一人称自白



我是松野家的末子,松野椴松。是六子中最可爱,最不受关注的存在。难以置信我居然会不受宠,嘛,这样也好,这样比较自由。上面尽是些令人担心的家伙,所以我的存在很重要。


来说是我们吧,在这六人怪圈中有着相处的规则,每个人牺牲点又得到点,把这种不变保留下来就形成了稳固的相处模式,迄今为止这种模式打破重塑了很多次,每次都是大家的自动妥协。但那次不同,通过一个人全部的牺牲得来了所有人心照不宣的妥协。


我仿佛得到了某种馈赠。


为了获得注目我做过仅有的一次挣扎,我确实太重视自己了,因为常被忽视所以更加坚定自己在六人中无可替代。那时我只看得见自己,忽视了很多细节。因为太过亲近所以失去了敬意,比起和那些一样的脸,我那时更喜欢跟新鲜的人呆在一起。我的一切不再被其他兄弟所熟知,我想要脱离那种无形的压制,制造距离让他们因陌生而不安,常常会干一些青春期的小把戏,虽然危险又轻视自己,对于注目的渴望没有得到满足,身上有意无意的留着伤口,若是在显眼的地方会更好,我大概掩藏着不安期待着哥哥们的发现,询问,然后摆出一副拒绝的样子,这是一种报复。现在想想实在是傻得可爱。


虽说喜欢和不认识的人产生交际,实际上我并没有那种兴趣,能和别人成为交心的朋友什么的,没有这种兴致。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一条安全线,带着某种危险的吸引力,人们总喜欢反复试探着这根底线,确定人心的距离需要很长时间的磨合。我没想要交付自己的心去换取这些,只要表面的朋友就好,对于我来说,那根线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只要观察一下就能知道对方接近的意图,这大概是被称作直觉的东西在作祟。弄虚作假?不,应该说是虚张声势,有意无意的管理着距离,让人想要靠近又无法靠近,没有真心全是谎言。


在外人看来是很轻浮的形象吧?看上去和谁都亲近却没那回事,常喜欢找我的竟是些败类,自以为是的时尚品味,自命不凡的热血小鬼,与成人世界靠拢就以为自己是成人了,无病呻吟矫揉造作,啊,简直就和我一样。


和女孩子们交际多了难免会有些笨蛋少年想要找碴,我倒是相当随便,他人的话不管说得多难听也不会有什么感觉,这么一想,轻松哥哥叫我冷血怪物就好理解了,这不是冷血吧,只是理性。


因为在学校也尽量避免和其他兄弟接触,给人留下了关系不和的印象。就是因为这样,听到了不少对他们肆意的抱怨,六胞胎的关注度真不是说假的。


”说起来红色的家伙啊,太糟糕了,像杀人鬼。”


那个人只是个人渣而已,没那么厉害。


“还有一个,眼神很凶的家伙,总是带着帽子口罩,很阴暗,指不定哪天会干危险的事。”


是呢,说不定啊,那个黑暗人偶。


“对了对了,那个总在打棒球的怪胎,真异常啊,你也真是辛苦。”


。。。。。。


“还有一件事,你知道吗?最近在演艺部很火的家伙,好像惹到了前辈,今天放学会去报复他呢,听说是用了卑鄙的手段拿到了主角的位置,真逊。”


闭嘴。他一定都不逊。


我还以为别人的话绝对无法触动我呢,没想到我竟然会为此揍人。亲手毁掉了那个关系纽带,之后会怎么样我已经不想去管了,因为让空松哥哥陷入那种局面的人是我,因为嫌他迟钝就用了点手段,但没想到会被发现,不能让他因为我的原因担责,绝对绝对不可以。


我冲到了他们所说的那群人的据点,面对黑压压的人群并没有过多的害怕,反而还觉得松了口气,他不在就好,能过关的方法有无数种,但我什么都没做,这就是对我的惩罚,消气了就会离开,我的过失我自己会承担。这之后最好也不要再去找他麻烦。


但是我没能如愿,巨大的力道把我从地方拉了起来,代替我受罚的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的空松哥哥,看见他的一瞬间我的心脏像被勒住了似的,为什么会出现?说心电感应我可不相信啊......


为了不让他们再去找其他兄弟的麻烦,空松哥哥承诺放弃主角之位,会退出社团。诶?为此练习了那么久,那不是你所热爱的事情吗?为什么要为了这样一个我的错误放弃?我不甘心的紧抓着他的手,求他收回这句话。但是没有用。他没有责怪我,安抚一般回握住我颤抖的手。


又是这样,为了别人放弃自己。我知道的,我会被原谅,就是因为知道才......那是仅有的一次,我向小松哥哥求救了。就好像理所当然的,空松哥哥能继续担当主角,也没有人再说一句怨言。


公演那天我很抗拒,但是被轻松哥哥强制带去了,开场前我坐立不安。帘幕来开,舞台上的空松哥哥穿着合身的戏服,很帅气,却像别人一样。完全没在意剧情,就只是盯着他看,然后我想起来了,一直以来我总是害怕掉队,每每这时,会停下来等我的是空松哥哥。那些被我无视的细节向潮水一样将我淹没了,我真是个笨蛋啊,混蛋。眼泪没有止的下流,不过还好台下很黑,没人看见。


王子没有和人鱼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最终的命运是死亡,之前所有的挣扎只不过是悲剧的铺垫,他伸出手向着不知道的地方,剑已经穿过了胸膛,最后也是笑着死去的,也是啊,为了心爱的人死去是可以笑着安息的。他死去了,我的反抗期也提前结束了。


我总是像个抱怨没人来营救的公主,可是万一王子也被困了呢?那么那些总在等待的公主也应该拿起剑去向恶势力讨要她们的王子了。所以这次就由我来救你,空松哥哥,王子大人。


这次我也将停下来等你,所以快点跟上吧。



TBC-下一篇【十四カラ】


TOTTI会跟别人说谎却不对兄弟们说谎,他的自我认知能力很棒,说话也直,有点狡黠,喜欢耍得哥哥们团团转,倒数几话刷了不少好感度,应该是理智线一般的存在。


对于他来说,哥哥们是底线,所以有人说哥哥们坏话会生气。


哥哥们对他的事还是知之甚少,这样的末子太有魅力了,因为他并不想被人完全了解。


椴松和小松是很相似的人,相处起来会很融洽,设定的这一段时期,他与小松的关系还没那么愉悦,对彼此也没什么认同,但有着互不干涉的默认,他为了让空松不放弃那个主角之位向小松求助了,这是他们相互认可的开始,关系之后就天天提升。


话说他为什么没升学呢?有待思考,不过他自己剪短了浅薄的朋友关系圈,被孤立了一段时间呢...


当然只是我的设定,为了解释一下为什么怕黑这件事。之后会详细叙述一下。


臆想过头了,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