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カラ中心】松野空松未曾知晓⑤

☻  十四カラ微问题儿组
☹  重度妄想
☻  意识混乱流
☹  第一人称自白


松野十四松的眼中世界


我是松野家五男,松野十四松!爱好是棒球、寻宝,还有好多好多!像一松哥哥喜欢收集猫咪,椴松喜欢收集朋友,轻松哥哥喜欢收集猫女孩的周边,空松哥哥他喜欢收集闪亮的东西。又如一松哥哥想被摸着脑袋夸奖,椴松想得到更多的关注,轻松哥哥想通过认可他人从而得到认可。

那么空松哥哥呢?是想靠穿那些闪闪亮亮的发着光的东西,变得能喜欢上自己吗?那么做到了吗?没做到吗?我想要帮助那样的空松哥哥。

大家总是对着天空许愿,说那里有神明大人会听。大家也对着大海、太阳和月亮许愿,那里都住着仙人,会帮我们解答疑问。但就算说了神明大人那边的信号也不一定好,也有送达不到的时候,所以要找个更加热烈直接的方式,棒球就很好,将心愿在心里大喊出来然后将意念附在球上,用尽全部气力将祈祷送到神明大人所在的地方,虽然可能会打破他家里的窗户,但他也会在夜晚,降下流星,告诉我他知道了。

那么一个球够不够呢?两个够不够呢?要多少次将球送上天空才能让空松哥哥喜欢上自己?

把球打飞出网不是容易的事,为此要更努力才行。

小时候空松哥哥常带我去捡橡子,他很厉害一下就能爬到树上,我很向往那样的空松哥哥。我好像生来与别人不一样,不能很快理解别人的意思,据说是感官很发达的人理解力很弱,是非观好像也很混乱,这样不可以吗?那样不行吗?为什么不行?不是很明白。

小松哥哥总说不用改变就可以,十四松就是十四松,我拥有的是他人没有的东西,是活国宝。但十四松是什么?不是很明白。

周围的人都很友善让我没空思考这些。

快看啊,一松哥哥,河床上的鹅软石上停着红色的蜻蜓,下雨后的天空是粉色的,车流好像流星群。

然而那时一松哥哥什么也看不见,还有椴松也是,轻松哥哥警告我叫我千万不要去插手,那时我看见了,确实看见了,家里有一大团黑色的瘴气。

得把门窗打开才行,当我把家里全部的出口打开后,被骂了一顿。为什么呢?这样不行吗?再这样下去大家都会被毒气毒死的。不能将门窗锁死,不然的话,谁都逃不出去了。得救大家才行。

我看见雪花落了下来,圣诞节到了,对了!不如去问问万能的红色吧!在窗台等了一晚上也没有抓到圣诞老人,趁雪还没停赶紧把求助信装进了袜子里。

第二天醒来我收到了回信,三太说,我家的并不是毒气,也不会有人死掉,只是一只没有名字的怪物受了伤还丢掉了心,哭不出来的眼泪蒸发了而已。他让我多笑一笑,说不定那只怪物会开朗起来。

我每天都有在笑,什么时候会开朗起来呢?要快点包扎好伤口,把眼泪流出来才行。但那只怪物很倔强,不愿意流泪,那样是会生病的,即便不会死掉。

很快就有人生病了,最严重的是一松哥哥,胸口的地方从里面发黑,逐渐风化,一碰就可能会散架,那样不会有事吗?一松哥哥真厉害。然后是空松哥哥,原本胸腔里的鱼缸破了好多洞,水都流了出来,蓝色的鱼儿在不安游动,那并不是可以摸到的鱼缸,也无法往里面加水,无论我贴几个创口贴上去,水都会从破洞中流出,鱼会死的,而我却无能为力。他们好像看不见的样子。

那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情况没有好转。

猫死了,被残忍的杀害,起因我不得而知,再看见一松哥哥时他的胸口只剩下一个黑色的大洞,一同回来的还有受伤很重的空松哥哥。

那一次像抚摸猫咪一样摸着一松哥哥的头,他蜷成一团缩在我身边,无声哭泣着,像是丢失了什么宝物。

怪物好像终于流出了眼泪,离伤口愈合还有多久?

空松哥哥恢复得很快,因为马上就是他第一次演出,经常回来的很晚,是非常大型的公演,我收集了不少宣传单,写上'加油'的字样,叠成纸飞机,飞进许愿池里。但是被公园管理员先生阻止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开幕时,所有人都去了,事前打满了6个本垒,不知道空松哥哥有没有收到祝福。剧目是不一样的人鱼传说,因为是不被允许的爱所以遭到了世界的否认,但这次美人鱼没有化为泡沫,因为有空松哥哥在,不,应该说是王子,因为他绝对不会让喜欢的人受到伤害。但是王子却为此献出了生命,贝类长剑贯穿了王子的胸膛。

那一幕让我觉得胸口也变得炽热而疼痛,我看见鱼缸彻底粉碎了,鱼一动不动,没有挣扎就死去了,眼泪浸满了王子的脸,高举着双手朝着天空,不知在祈祷什么,不知在感谢什么,露出了笑容。

是谁在哭,是谁在笑。王子还是空松哥哥?

谢幕之后的续章,死去了的王子,没有死去的空松哥哥,以及,包裹着鱼的尸体,在那胸膛中随着最后一幕的结束,出现的没有锁孔的枷锁。

那只怪物再也没有出现,是被空松哥哥锁起来了。不可以这样,怪物并没有做错,它只是很难过而已,只是想被爱着而已。然而空松哥哥并没有原谅那个怪物。

从那之后,家里的气氛变好了,大家渐渐开始收集起了宝物,谁也没有离开,但好像留在家中是不可以的事情,不用分开不好吗?365天都是假期。

空松哥哥很想喜欢上自己,用喜欢的人物的台词,穿闪亮的衣服,把自己的脸印在背心上,虽然大家一遍喊着痛一遍在地上翻滚,但我觉得这样很好,因为我们又成了整体。

我每天依旧向着天空挥杆,告诉神明大人我的心愿,清晨的太阳很好,带上一松哥哥,他也一定很想帮助空松哥哥,对着初日的第一声祷告,一定很有用处。当然也会对着大海,海很厉害,可以囚禁人鱼也可以吞没王子,我如果求它,也许它会把王子吐出来,说不定鱼可以活下去。对了,可以找博士借可以打出完美的本垒打的药!

一年两年三年?要多久你才能原谅自己呢?空松哥哥。虽然一松哥哥认为你变了,甚至说你已经消失不见了,但我知道,你就在这里。因为是最喜欢的空松哥哥,所以我知道。

锁孔什么时候会长出来呢?快点长出来吧,因为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钥匙,把哭泣的怪物放出来,我会再次对它露出祝福的笑容。

你是家宝,是我珍贵的宝物,所以一定要得到幸福才行。



💛💙下一篇:【カラ自白】


十四松!可怕的孩子!只有十四松不想给恶意,一点点都不想给!他大概是感觉不到自己的恶意,也对他人的恶意无自觉的人。

这篇是总结性的,从奇妙的角度描述了下这件事。

想了好久十四松眼中世界的样子,这里对十四松的设定是能看见抽象化的事物,像感情、氛围之类的。

这其实是十四松对着自己的自我意识许愿的结果,对自己许愿想要理解别人的心情,于是变得可以看见,是高中时得到的能力。十四松的自意识里还有一个十四松,这就是自我实现。

愿望只有自己能实现,这也是我想写的后半篇,那个以一松消失为中心的文章中,一松消失的原因,他也对着自我意识许愿了,所以消失了。(这个先别等,要高考了。

那封回信是小松写的,感觉两个马鹿又不是马鹿的人之间可以这样神奇的交流,关于小松,这里没写他收集什么,他好像什么都没收集,也许可以收集钱,但果然是收集着弟弟们的爱吧,写完这个也想写写长男中心。

还有一篇这个就结束了,感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