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无名情书

系列完结的最后一篇
被独立出来了
 
☻  カラ一
☹  重度妄想
☻  意识混乱流
☹  没有结局


我的爱永远都传达不到,我也不会让它传达出去。爱可以救人也可以杀死人,我的那份爱会造成的后果无疑是后者,是绝对绝对不能暴露的事情。

我是松野家次男,松野空松,是偷食了禁果被神明诅咒的人。

我有一个无法向人说出口的秘密,我爱着我的同卵弟弟,那不止是亲情,也不被世间接纳,我的爱没有任何意义,就算得到了回应,就算两情相悦,对于我的弟弟一松来说,世界的压迫只会让他痛苦不堪,我不会让他承受这些。

想要抑制住这些感情非常困难,一旦偷偷开始期待的话,产生的只有疼痛,离开他或许对我来说比较轻松,但我不会那么做,我还能作为哥哥在他身边,告诉他,他并没有被抛弃,只要能默默守护他的话,我心甘情愿。

一松是个温柔的人,因为最明白受伤的痛苦所以害怕别人伤心而疏离,在学校几乎不与人亲近,那时我竟然还会觉得庆幸,真是非常卑鄙。

他厌恶着自己,放弃升学的机会,没有未来的计划几乎是期盼着明日的毁灭,这样的一松不能放任,我们那时好像总在争吵,不该是这样的,我不想伤害他。每次争吵后映在那双绝望的黑色瞳仁里的愤怒与波动着的最深处的情感,他希望我放弃他,甚至是祈求着,和我争吵只会让他更近厌恶自己。那么还有什么办法吗?不用伤害到他的、和平的方式。

就是那时,跟着一松走了很久,去了一个有些荒凉的公园,想要记住路花了点功夫,他在喂流浪的野猫,所以回家总是很晚,我有些犹豫的走向他,让我开心的是,我被接纳了,被一松,被他的猫伙伴们。这也许是最好的方式,偶尔说一些话,一直呆到星星满空,那是最幸福的时刻,又不自觉的抱有了不该有的期待,心存侥幸。

与黑猫的相遇是在雨季,黑色的身影从头顶掠过,比灰蓝色的天空透很多的眼睛,没有看向我,身上全是伤痕,为了追到它差点迷了路,它终于体力不支倒下了,在一番挣扎中它抓伤了我的掌心,抚摸着它的脑袋,近距离看了才知道伤口的严重程度,这也是为人所伤吗?所以才如此戒备,一定是走了很远的路才到这里的,在抚摸中逐渐安静了下来的黑猫,也许是抓伤了我的愧疚,轻轻舔了舔我的裂口。

去过医院后它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虽然身上缠着绷带,也已是睡着,一松看见它会开心吗?比平时更早的带着它去了一松与猫咪们约定好的地方,猫咪们见到我后也会走过来,亲近的蹭我的裤腿,流浪猫们也有自己的规矩,我把黑猫托付给了它们,希望它们像接纳我那样接纳这孩子。

“我喜欢你。”当我对它这么说时,它好像听懂了一般,用脑袋轻轻撞了我的胸口,让人安心。它很像一松,非常像。

一松老样子带着用午饭钱买的猫食来了,他有些惊讶,黑猫警觉的抬起头,我拍了拍它绷直的背,它就跳到了我的身后。

不过还好他们间的互相适应非常快,如我预料的,虽然没写在脸上,一松他很高兴。我把黑猫抱了起来,碰到伤口可不好,所以必须小心。

“它和你真像。”

“哪里像?”这么问了一松也蹲了下来。

“一样的暴躁,哈哈……”虽然暴躁,但其实非常温柔,只暴露尖锐的那一面,不单是自我保护,也是为了保护他人。

“不如给它取个名字。”用手蹭了蹭它的侧脸,有名字就感觉有归处了一样。

“不能给野猫取名字,若是赋予了那种东西,猫是会有所期待,它将再也不能摆脱那种烙印,变得再也无法潇洒独行,到死为止都思念着取名者,那很痛苦,放它自由吧。”

名字也会成为束缚,一松是站在猫的角度考虑了,和我的理解完全不一样,是啊,还是那样独身行走在夜里什么都不去在意比较好。

从那之后我开始期待着夕落,黑猫是我们之间的某种特殊纽带,它是特别的,能把那种爱寄托在它的身上,得到了表达的爱,不再那么沉重。它开始出现在我会在的地方,放学的路上,社团外等等地方。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害死了它。

因为回应了我那份爱而被杀害了。

一松没有去上学,强烈的不祥之兆。

几乎是全凭着直觉找到的,第一直觉,说不定是黑猫在呼喊我,看见它时,它就倒在巷口,这条巷子是通往公园的…

空洞的双眼,像泪痕一样的血迹,我颤抖着把破碎的它抱了起来,确实很微弱的回应了我,便停止了呼吸。是一直在等我来吗?因为想要见我一面才倒在了这里,已经看不见了不是吗……对不起,不该把那么沉重的东西给你……对不起…对不起……因为回应了我才变成了这样……

如果一开始就远离,是不是就没有这种事情了?

巷子里传出近乎撕裂的吼叫,我冲了进去,一松背着我,拽着犯人的衣领,重欧着,再打下去会死吧,我维持着易破碎的冷静,拉住他。

绝望的眼神,看到我的时候更是。那就来打我吧,你不用再自我厌恶,把你变成这样的是我,该受到诅咒的是我。

一松的愤怒全部发泄到了我身上,就好像感染了他的悲伤一样,它对他来说一定也非常重要吧…就这样,传染给我吧。

他看上去那么痛苦、那么混乱。是啊,是非常痛苦,我的爱会让人痛苦不堪,我应该是最明白的,然而还抱有那种期待。

一松在哭泣,看见他的眼睛我好像明白了,是黑猫看我时的眼神。

既然是如此不被允许的相爱,既然如此痛苦,不如让我来…让我来带走你,去只有我们两个存在的地方?

我向他伸出了手,一松惊惶的看着我,然后晕了过去。

那时的我大概已经被黑暗吞噬了。

清醒后,我发觉了我的恶意,浑身发冷,对自己感到反胃。

我那时想带一松去自杀的。

这是绝对绝对无法原谅的事情。

不要回应我,我抬手抹掉了他的眼泪,已经不会了,我不会再爱你,所以你也不用对我……不要知道这些。

之后是怎么回去的,回去后我干了些什么,都毫无印象。

为了冷却一切我用大量的时间在社团活动上,公演已经决定了,由我来饰演主角。

改编过的人鱼故事,因为种族关系而注定不被允许的爱,被囚禁了的,不愿伤害爱人的将死人鱼,与为救所爱献身的王子。有点像呢,那么我也能像那个王子一样,解救人鱼吗?很想演这个故事,像泡沫一样容易破裂的梦幻。

但事情没有那么单纯,我的弟弟为了让我当上主角做了过分的事情,是我的无能让他着急,椴松因为自己的过失亲自去承担了责任,面对报复的人他连反抗都没有,不要那样惩罚自己好吗?我没有了话语,说什么都是错误的根源。

拉着他道歉之后,我承诺交还主角之位退出演艺部。椴松当时哀求般紧拉着我的袖子。但这时不能心软,他应该学会不依靠伤害他人达到目的的。

但之后没有人提这件事,提交的退部书也仿佛不存在一样,心照不宣的继续准备舞台,对此谁都只字不提。

是他来救场了吧。

我还真是不称职啊,让末弟担心又麻烦了兄长。我继续演的话椴松说不定能安心,即便是最后一次站上舞台也好,就当作是告别的仪式,倾尽我所有的感情,让一切落幕吧。

这是唯一的方法了,拜托了,让人鱼,让他得救吧。

死的时候王子会是什么表情,会因为再也见不到而流泪吧,但果然一定会为此高兴。



我写了一封信,因为怕别人看见没有写收件人的名字。里面也没有署名。这是一封从写开始无法发送出的信,我把那些交代了进去,每写一个字,有什么东西就消失了一点。

说是给'鱼'的情书,确是'王子'的遗书。

看见了的话那条人鱼会崩溃吗?听说鱼只有7秒的记忆,真这样告诉他们的话也没关系,因为不会用心记得所以不会痛。若是我觉得没法维持,快要抑制不住,就去鱼塘给鱼看看这封信也好,7秒足够修补了。

只有喜欢自己的人才有资格爱人,这样没用的自己?能顺利爱上吗?用喜欢的角色修饰一下,似乎能成为所喜欢的样子,哪怕没人在看。

一松只要能讨厌我就好,我相信他一定能走出去,他远比自己想得要好,不用再装坏人,阳光起来,就职上升,结婚生子,幸福终老。我会看着你的。

如果是现在的我的话,也能毫无恶意毫无阴暗的去祝福你了吧?

嗯,一定是这样,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确定着表情,一定能的,去祝福他。

啊啊……还是会笑得不自然,还不够,这完全不够啊……

不能暴露,不能暴露的( )

玫瑰的刺是没有良好的照料提前硬化的芽,但只要足够的营养就能再度发育成芽,软化的那一日总会到来。


-END-



无名情书感觉就是遗书。

因为比谁都知道痛是什么感觉所以对所有人都温柔。

十四松篇说鱼缸变成了枷锁而且没有钥匙孔也是,因为这份感情绝对不能暴露,所以干脆锁了起来。

他不能原谅自己的原因是因为那时他确实是想带一松自杀的,因为他已经知道一松也喜欢他,一松还不知道这些,明明这份爱是有曙光的,但是这样才会加重痛苦,比没有回应还要痛苦的就是那该死的希望了吧。

关于为什么只有一松觉得他消失了的问题:绝对不能暴露的感情,针对一松是隐藏完美了的,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其他人还是偶尔能像以前一样的。

锁起来的感情自己也就不用看了,不用知道,这样催眠自己,这是他的自我保护,真的可以轻松不少。

要改变的话,破坏一个人重视的东西和他的原则会比较快,空松的原则是当一个好哥哥,于是用椴松篇把这个毁掉了,重视的是一松,然后他亲手切断了。改变真的不是那么快的事情,这只是代表事件,还要无数的矛盾积累。

我说啊……这全是臆想,因为我超想解释空松事变为什么会发生。绝对是出于某种特别的目的,我已经想到了,大概是跟破坏枷锁有关的事情,全部放到之后的一松中心去写。

到此虐完了,要是第一季能写出来就好了,现在空松在我心里已经不是黑暗担当了。

一定让他幸福(。

不知道写到这最后一篇有没有和前面全员连贯起来。

我还是去写点治愈的……

思想参考:

东野圭吾《祈祷落幕时》

伊坂幸太郎《重力小丑》

天宫雁 《一生的笔》

都是超级喜欢的作家,十四松眼中世界就是基于下面两位的思想,戏剧暗示是借鉴了东野的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