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一カラ]☆[☻]坠入天空



☆HE/重度妄想/色松only/灵感来源《颠倒的帕特玛》

BGM:1/6-ぼーかりおどP/FEEL SO MOON-宇宙兄弟OP




01

“……”

当他睁开眼睛时,看见的是与自己有着相同的脸的某个兄弟,以让人烦躁的站姿立在天花板上的样子。这大概是在做梦,就算不是他也绝对不要回应对方的一脸期待,就这样把被子拉过头顶继续他的睡眠。

纵使睡意全无(。

“等等!一松!别睡了,早晨的太阳会哭泣!”某个兄弟虽然是竭力装出平常地这么说着,但还是透出了焦急。他朝地板上被褥里的一松伸手,完全够不到。

“……”一松又坐了起来,他看了看旁边五个空位,又抬头看了看站在天花板上的家伙,虽然一早就知道这是现实,但无法接受。他皱着眉头,因为不得不去理这个家伙,有点不爽,“你在干嘛臭松?”

“嗯哼,你终于问了,My brother!现在这个我正在被上天召唤……唔”

“吵死了,给我下来。”

一松站着正好能和他面对面,虽然这蠢脸倒着看好像更蠢了,他打断了对方,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臂,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下拉扯。

“痛…”

“你也知道痛啊。”这点力拉不下来,空松就好像是存在于另一端的人,在他看来是倒立着的,却不会因此充血,对于他来说,天花板才是地面。这很怪异。

一松眯起眼睛,后退了两步做了个俯冲的姿势。

“brother?”看见他要冲过来,空松猛闭上眼睛。

一松跳起来抱住了空松的身体,企图用自身重力把对方拖拽下来。

“等……?!“因为重力相消,空松双脚离开了天花板,两人滑稽的悬浮在半空中,摇晃得厉害,失去了支持物他紧紧抱住了一松的头。

一松感觉自己的脑袋被巨力压进了对方的胸膛后,发出了悲鸣。快要窒息了,立即掐了一把对方的后腰,这才放松了一些。

挣扎了好久,总之已经没有了气力,他松开了手,空松倒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你难道在害怕?“

“怎…怎么会呢,brother,错觉错觉。”

“啊,是吗。”一松找到了乐趣,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关着的窗户。“外面天气不错,开点窗如何?”

“NONONO!”

果然是在怕啊,若是这样出去,会像氢气球那样飞走吧,然后呢?会飞出大气层到达宇宙么,不不不,在哪之前就被压强差碾碎了,或者缺氧窒息而死。外面很可怕,天空变成了深渊。

一松觉得这实在是太有趣了,洗漱过后他端着早餐又回了卧室,这件事只有他知道的样子,那么变成这样就是在其他人起来出门他还在睡的这段时间。

“你为什么会在上面?”

“一松,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是一种罪孽哦。”空松盘腿坐在天花板上,想回避这个问题。

“啧,快点回答!“

“既然你那么想知道……其实是……”空松严肃的竖起了一根手指。“药。“

受够了他的大喘气,一松决定等他下来就揍他一顿,绝对。

“前段时间总感觉心脏跳得有些音律失衡,偶尔也会有幸福的碾压感,但果然还是很难受,于是就拜托大裤衩博士给我开了点能让身体变轻的药,然后…命运女神给了我这番试炼!我的重力发生了颠倒。”

有病的话就去就医啊!找一个怪人科学家是要干什么!你的脑袋才真该去治治!一松内心咆哮。

不过他很快平静下来,体内的恶作剧基因正在表达。

“讷,空松哥哥,手给我。”

“好啊。”虽然不知道自已可爱的弟弟要干什么,但他叫了他哥哥,足够他飘飘然很久了。

一松面带微笑的拉住了他的手,带他走到了窗口,他打开了窗户,把空松甩了出去。

“一松!?诶!!!???”

“怎样?别再摆出那副让人烦躁的嘴脸了,说点让我高兴的话啊,不然的话就松手。”一松邪恶的笑了,外面天气果然很好。

空松双手抓住了一松的腕,身体在风中摇晃,他低头看了看脚所不及的地方,晴朗而澄澈的天空,昨天雨洗的结果,没想到一直仰望着的天空也有一天会变成恐惧的根源,他凝视着炫目的蓝色,没有带墨镜,无法适应强光的眼睛流出了眼泪。

真神奇,习惯了的话,恐惧就消失了,融进那片天空好像也不错啊。

有水渍被風吹到了他的脸色,温热的,却灼烧着他的皮肤,不可思议,明明是颠倒的,眼泪竟然还遵循着重力法则,落向了这头。

“怕到说不出话了吗?”说话有点底气不足,竟然哭了…真是臭松。一松仰着头,如油彩般浓烈的蓝色,他就像融化进了天空里一样。

空松回过神了仰起脖子看向一松,身上裹着毛绒绒的一层太阳光,表情虚实不清。

“我不害怕。”

“你不会松手的。”

“少自以为是了。”抓着他的手有些颤抖。

“因为我相信你啊。”空松笑了笑,竟然自己松开了手。

“喂!”一松猛的抓紧他。

啧,被看穿了吗,是啊,从头到尾在怕的是他才对,所以拉着他时指尖会用力到发颤。

明明只是个臭松。

“我们出去吧一松!“

“为什么?”外面那么危险…啊,是怕那群家伙回来会担心?

“跟一松呆在一起比较安心……大家回来的话……”

一松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大家回来的话,那群不靠谱的人一定会对此很感兴趣,在混乱中可能会掉到外面死掉?一定是这样!不要多想不要多想一松!

一松咬了咬牙,一只脚跨出了窗户,他一跃而起,灵活如猫,借着空松的重力跳到了房顶。

他们两个在楼房间跳跃着。

“哈哈,好厉害啊一松,要去哪里?”

一松抱着他的身体,風划过他的耳边,额头和空气对撞,说不出来的畅快。他想了想,最后说:

“去海边吧。”


02


“哇啊!只有蓝色了。”空松抱着一松摇了摇,有些亢奋。

一松箍着他觉得有些好笑,他挽着裤脚光着脚站在海水里,纯白的浪花把小生物卷了上来,说起来,明明水是无色的,为什么海却是蓝色的?从宇宙来看,地球是蓝色的是因为有水,那么既然空气也是透明的,为什么天空却是蓝色的?神奇,就像这个人那样神奇,体温传了过来,从掌心,从胸膛,从怀抱着的地方,令人安心。

水天交接的的尽头,两种蓝色,深也是地狱浅也是地狱,天堂大概从来不存在吧。

蓝色,让人伤心。

“一松?”

一松往海中走去,水已经漫过了他的大腿。

两人分开,他双手抓着空松的手腕,将他往天空送了点,自己则离深海近了点。

“对你来说天空会吞噬你,对我来说,海会吞没我,要试试看松手吗?”

空松看着一松的笑脸,这像是在开玩笑,也像是认真的。他抬起双手,轻轻合十拍在了一松的两颊上。

“你很痛苦吗?一松。”

“很痛苦。”

“是和我一样,心脏很难受吗?”

“才不和你一样,全身都难受。”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笨蛋。”

“诶?”

“说了你也不明白。”

“你不说我不就更不明白了吗?”

一松斜眼看着对方死掐着他胳膊的双手,这家伙力气出奇的大,估计手臂已经青掉了,他的痛苦是远在这之上的。

哈…就这么想知道吗?知道了你也只会崩溃而已吧,震惊、错愕?更别说理解了,老实说他也不想理解那个疼痛。所以不会说,到死都不会说。他可没有那种承受力。

“回去吧,去找找那个混蛋裤衩,问他解药在哪。”

“等等!一松!你还没…”

“闭嘴。”

“是……”




03



两人从客厅的窗户翻了进来,夜已深,其他人都睡了。事先留了字条的好处。

结果大裤衩博士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重力颠倒。

“你那不是要一直在上面了吗?”

“嗯…”

“今晚怎么睡啊。”

“不知道。”他有些丧气,但很快就恢复了,“今天…真的很开心,谢谢你,一松。”空松跪坐在天花板上,看着月亮没有出现的夜空,星星满天。

“好久没和你单独在一起了,得感谢这药。”

一松托着腮趴在窗台上,也看着远方的星星。该感谢的是他才对,听了不少让人高兴的话,今天臭松干得不错,如果可以一直呆在上面也好,那就一生都离不开他生存了吧。

“……海边的事,你还不告诉我吗?”

一松抬起头,空松没看着他,亿万光年外的星星在他眼睛里闪烁着,他移开眼睛,不想多看。

“我会代替那些流星听你的心愿。”

“听完了然后坠落吗?”一松轻笑了一声。

“不会的。”空松坚持,“我不会变成烧焦的陨石。”

“啊,是么,快看那里,是流星。”

“哪里哪里!”

空松站了起来,就是这时,鬼迷心窍的,一松也站了起来,揽过了他那颗脑袋,在他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又重咬了一口。

鬼迷心窍鬼迷心窍。

一松微睁着眼睛,你看吧,果然一脸错愕。

立刻就分离了,分离后即刻转身离去。

“看吧,你不会明白的。”一松说。

最好不要明白,不然他会想死,饶了我吧。

空松放空了3秒,'不能让他逃走'的想法生了出来。

“我明白!”空松冲了过去,“我也……哇……!!!啊啊啊!!!”

一松还没回头,就被压倒在了地板上,骨头都要散架了。

“诶?掉下来了?”空松坐了起来,“不对,不是管这个的时候,一松快起来,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要…死了……”一松被重锤着,差点吐血。

“我明白了。”

“哈?你明白了什么啊!呆子!下去!”

“你喜欢我!”

“哈?!我才不不…才不………诶?”一松看着坐在他腰上的空松,带着拿到了满分答案的得意表情。

为什么是这种反应…哪里明白了啊!根本没明白吧!倒不如去死!

“明白的!你爱着我这件事…”

“开什么玩笑…我……唔?!”

好吧好吧,他放弃了,他去死可以了吧。空松竟然敢干和他一样的事情,这家伙没有羞耻心吗?这种软绵绵的吻是什么啊,让人想哭。

“哼哼。”他轻哼了两声,坐了起来,很得意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怎么忍心让你失望呢,刚刚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会身体很重,那是因为,我对一松的爱的分量要把我压垮了啊!”

“啊,是吗。”一松坐了起来,眼神像死了一般,“所以,你也喜欢我是吗?”

“当然~”空松拍着他的肩膀。“怎么了,表情很恐怖哦~”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身体很重。”

“一直都有吧,只是越来越重了而已。”

哦,原来他们一直暗恋彼此。是吗是吗,这就是答案啊,原来如此…他接受了。

怎么可能接受!!

一松一把把坐在他身上的空松掀翻在地,二话不说咬住他的嘴唇。

“诶?为什么生气!”

“我觉得很不爽,所以你给我闭嘴,敢叫出声来你就给我去死。”

“诶!?诶诶诶!?”





他真是个笨蛋啊,然后自己也是笨蛋,从今以后都不会松开你,就永远被我囚禁在身边,若是天空要夺走你,我也会将它毁掉。

不要想坠入天空,回到我这里来,让我成为你唯一的归依。

那样蓝色将不再悲伤。



04


“拍到了吗?椴松。”

“当然,从头到尾~”

“哟西,拿这个可以威胁一松一辈子。”

“你还真是个人渣啊,〇毛烧起来。”

“哈哈哈,哥哥们好羞羞啊。”

“恋爱的酸臭味。”

“但是是homo。”

“又是neet又是homo,就这样吧,不想管了。”

“啊,轻松哥哥也完全堕落了。”

“我们一家是完蛋了。”

“嗯,确实!”

“才没完蛋!有我这个charisma legend在啊!”

“去睡吧。”

“嗯,去睡吧。”

“去睡去睡,hasuru hasuru!masuru masuru!”

“喂!你们!!无视长男会受到什么惩罚我要让你们知道!等我一下啦!”






-END-



好,给一松和空松花丸💮

那句话完整的是:

大家回来的话,就不能和一松单独相处了。(空松本意)

一松多想点会比较好,但多想会痛苦,没有自意识过剩,没什么欲望才是一松。

写了写莫名天然的空松君和有点坏有点温柔的忧郁一松。

空松君心里难受是因为恋爱了,而且爱恋加深所以身体很重。

恋爱真不是个好东西。

因为想让身体变轻就上了天,结果因为还是没找到问题的症结就算能飞上天身体也还是很重,这样的话把问题解决了他就不会难受了,所以解药就是告白啊!那个吻就是!就是这个逻辑!

好了,解释完了,都是乱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