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R18][12→6]★[☻]血腥草莓

 *后续:合成人间

 

 

★3P糟糕向/长兄X末子/OOC/贵圈真乱系列/无血腥暴力/自我责任/自主规范/123→6の可能/6→5の前提



01



糟糕,在豆丁太那里喝多了,这个点想去厕所要叫醒轻松哥哥的话会被揍死吧...但比起被揍还是黑暗的走廊比较可怕。




椴松抓着被子,勉强翻了个身,想不吵醒两边的兄长从被褥里出去。




但还没等他做好准备出去,右边的人就抓住了他的手臂。




无意识行为?




椴松往后抽手,对方根本没有松开的意思,他抬起头,不偏不倚地对上了撑着脑袋看着他的小松的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已经贴在了他身上了,不如说是对方压过来了才对。




他用力推了把对方,却撞到了身后的人,一只手从后方穿了过来,覆在他的左手背上,十指相扣。膝盖顶进了腿间,他被从后方死死扣住,动弹不得。




前后夹击,胸膛起伏,滚烫的气息,冷汗直流。




小松的睡衣完全敞开着,他继续往椴松那边压了一点,玩味的看着低下了头的弟弟。




“Totti~♥想去厕所吗?”小松摸了摸他的耳垂,言语里充斥着捉弄的意味。




“......”椴松咬着牙,不可以回答他...去了的话,就完蛋了。




“都要出来了不是吗?”小松依旧满脸笑意,他一挺腰暗示般小幅撞击了椴松的腹部。




“我自己可以去。”椴松抵触的回避视线,身后人的沉默也让他觉得煎熬。“空松哥哥,可以松手吗?”他稍稍回头,用软软的语气求身后的人,是他的话不一定会和小松哥哥站一边,那么自己还能得救。




“哈哈...你确定要去求他吗?”小松低头在他耳边说,“这可是你空松哥哥的提议哦~不如来求我啊,对我撒娇的话说不定会让你爽到诶。”




椴松睁大眼睛,“骗人的吧...空松哥哥?”




空松搂着他,安抚一般深吻了他的后脑。“别害怕。”




心灰意冷。




背叛感让他有些怒意,椴松用力挣扎了起来,“轻......!”




“嘘,不可以吵醒轻松,若是他醒了,发现你和我们在做那种事,之后会被弄得更惨吧?”小松用力堵住他的嘴,压低了嗓音,凑近了他,恶魔般的呓语。




“而且...万一被‘最喜欢的十四松哥哥’知道了......”




椴松浑身一颤,彻底僵住了。




小松弯起了眼睛,轻吻了快要哭出来的椴松的嘴唇。




“真乖。”




恶魔咧开了嘴。





“来陪哥哥们玩玩吧~♥”





02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椴松死死掐住自己的喉咙,把那些让自己觉得恶心的音节全部咽了回去。



“嗯...你一定想问‘为什么世上会有这种事’。”小松翘着脚坐在马桶上,怀里的人非常拼命在忍,他蹭了蹭对方的脊背,压着他弯下身子。“因为你总跟女孩子玩,哥哥我超级寂寞的,明明那么喜欢你,晚上的时候啊,却只找轻松那家伙...稍微有点嫉妒。”



“你...才不喜欢我,少笑死人了......"



"怀疑我?真叫人伤心,可是你’空松哥哥‘是认真的哦。“小松摸了摸他背上的齿印,只有一点点微光也能看清楚,暗红色的狰狞的痕迹。“呜哇,他还真是把自己的主张践行出来了啊,那种家伙有什么好的?还是我比较好吧。”小松夸张的叫了一声,低下头去亲吻那个施暴伤口。



“Totti不也和我一样么?对象是谁都无所谓,不是明明不喜欢轻松还和他做了吗。”



“我没和轻松哥哥做!”



“啊,是吗?那来检查一下吧。”



椴松紧紧抓住单膝跪在他腿间平稳起伏的空松的肩膀,被含在他口中的地方血脉搏动快要跳停,他能感受到对方柔软的口腔内壁与舌苔的挤压,那几乎要了他的命。



“空松哥哥...不能再......“他用力闭合双腿,但傲不过对方的力气,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空松睁开眼睛,抬眼看见的是弟弟捂着嘴要哭出来的样子,明明不用忍就好...他的手指在对方的腿侧点了两下,是在打节奏。



1。2。。



椴松知道这是某种威胁,到3时后果是什么谁都不知道,他看着空松的眼睛,松懈下他绷紧的身体,可是...越是松懈越是不妙,直到液状体爆开,止不住的喷射,他失去了所有的气力,包括反抗下去的勇气。



空松连着最后一点退出了,做得十分干净,他舔了舔下唇,伸手摸了摸椴松的头。



“做得很好。”耳边一吻,低沉的声音像毒药一样,慢慢夺走他的意识。



小松抬起他的腰,失去了平衡,椴松栽进了空松的怀里,他抱着空松的脖子,开始发抖,真正可怕的是身后的那个人。



和冷冽的空气对流的热气,粗糙又野蛮的抵在他身后,小松用拇指压着他的东西,竖在夹缝中,往下挤压,但是对方完全排斥,像是病理反应,吞进去又吐了出来。



“哈哈,真的没做诶,好窄。”像是发现了什么乐趣,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往里压迫,对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恶意这件事,小松还是稍微头疼了一下的,但他很快就没在意了,听着弟弟的碎裂的哼声,全身细胞都在叫嚣。



“就这样直接顶进去吧,千万别坏掉哦。”小松摸着椴松的腿根,畅快的冲刺。



“如果受不了的话,可以想象我是十四松,按照他那种兴奋性,做的时候啊简单粗暴,完全是野兽呢,你说对吧?”



椴松抓着空松的背,下体被撑开了,爆裂般的不适感,小松喜欢的恶作剧,若是有所回应,只会顺了他的意,他绝对不要,手背已经被他咬得肿了起来。



空松皱了下眉头,他抓住椴松的手,让他别咬自己,嘴唇轻轻触碰了他的伤口。



“哥哥...好痛。”嘴唇也被温柔地对待着,心安了不少,唇舌交替,淡淡的酒精和不知名的香味,腰侧两边的肌肉放松了下来。



“痛完了了就不痛了啊。”理所当然的人渣。



“小松!”



被空松呵止了,打扰了兴致,小松好笑的看着他们,“开荒好麻烦,要不换人?”



空松示意椴松,他闷在他的肩膀上微弱地点了点头,给与了许可。但他没有松手,若是不看着他心里会没底,察觉了椴松的不安,空松拍了拍他的背,”没事的,相信我,不会乱来。“



空松支起身子,用手心抹掉了他的眼泪。



“好了好了,来小松哥哥这里~”小松一把带过椴松,让他扭着身子抱着自己的脖子,然后张开他的双腿。



“看清楚哦,现在是谁在上你。“他转动对方的脑袋,按向自己,但被咬了,他也不放口,任血液乱流,在一口呛进对方的嘴里,逼着他吞下去。



椴松抓着小松胸前的衣物,没有表情的看着他。



“生气了?”小松用手挑开他的唇,逗弄了一会儿小巧的舌头,又亲了上去,胡搅蛮缠。“不如来种个永远都消不掉的草莓吧?这样你就不能跟别人一起玩了吧。"



他张开手臂把自己的弟弟完全包裹进了自己的怀里,有些爱惜的抱紧了些,像小孩子抱着大型泰迪熊玩偶那样。



这是瘟疫。



不同于小松总是冰冷的手,空松的手带着温暖,甚至是染上了爱意。



耳边响起了熟悉的摇篮曲,空松哼着歌,小松也跟着轻轻唱了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但噩梦还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持续着,椴松闭上眼睛,与亲哥哥相连着的部分,发出似怪物的咀嚼的扭曲声响被那些音符盖过了,快感在极速膨胀,明明不想要这样的,他瘫软地倒在小松身上,身体跟着晃动。



最后一击时他被抱紧了,被两个人抱住,让人会错意的温柔。



门也是那一刻被打开的,某种无形的压力,来自三个方向。



至于为什么门没锁,为什么好像听见了谁得逞般的笑声,他已经不想知道了,这是某种战争敲响的暗号,身体越来越深,像在海底一般,什么都听不到了。



“啧。”轻松挑起眉,有些厌恶的看着这一幕。



“哈哈,虐待狂来了。”小松的脑袋悠哉地搁在椴松的肩窝里,冲轻松眨眼睛。



“人渣都干不出这种事。”



“你其实也很想这么做吧。”小松耸耸肩,“别那么生气嘛,门框要坏掉了。”



“我们可是互利共生的兄弟啊,要加入吗?特等席还有票哦~”



轻松依靠着门没有说话,他看着被抱的椴松,对方根本抬不起头。







椴松微微睁开眼睛,门发出痛苦的吱呀声,他看着越来越狭窄的光线,直到重回黑暗,门关上了,连同外界一同隔绝。




“轻松...哥哥?”




没有回应,也没有终结。




-END-




 

☺自主规范☺

 

我是个心智正常的成年人,大概(。

 

喜欢这种play真是万分抱歉

 

想到就写了,尽量干净。

 

表现力匮乏,欲望倒是无限的

 

下次来欺负一下小松哥哥!他好像太嚣张了!

 

给我承诺你不会举报我的好吗?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