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R18][all末子]★[☻]合成天堂


前篇:ch01血腥草莓/ch02合成人间


★箭头乱指/地狱型人间修罗场/突然展开/无血腥暴力/轻微速度、色松/貌合神离/OOC/自我责任/自主规范

BGM:天国へ行こう- きくお


01


“爱してる。”

原来一个人可以被爱到一点爱都感觉不到。

有无穷止尽的希望,因为不确定的一切,都是希望,伸在面前的这双手,将拉他去的地方,并不会是什么美好的天堂,只是他一味执着的幻想乡。

前方一片黑暗。

被冲击着身体的椴松紧紧抱着空松的肩颈,指尖用力到掐得他皱起了眉毛。

“怎么了?很难受吗?”

温柔的气息喷在左耳中,他都快晕死过去了,若是不抓着眼前这个人,身后的深渊就会迎接他。

“来依赖我就好。”空松轻轻的说着,似是催眠。

做这种事的时候还保持着理性的人,真是恐怖啊。

温热的舌把眼泪卷走吃掉,脉搏鼓动的声音扩张到了脑内,是两重的心跳。

他在要他做选择,与心血来潮,胡作非为,却不让他觉得负担的小松不同,他想要的他根本给不了,却一再强制着让他产生爱的错觉。

这是爱吗?

爱是什么......

选项只有一个,说了'不'的话,将是持续性的噩梦,直到他承认他的幻想乡,人工合成的天堂的存在,有人制造了理想天堂,正企图将其合理化。

光是身体还不够的,空松想要的是别的东西。任何祷告都听不见的上帝,发明了苦难,被‘天堂’庇佑的不死邪魔欢笑着折磨不信者,而上帝永远温柔,虚假的神明,只要向他发誓,就能得救,在此之前祈求无用。

独裁者不屑于献上的伪诚,也不要忠心,奴役占有,绝对服从,不施舍世人爱,人间失格。



哎呀,这不是还有一条路吗?没有桎梏,不需负担,放肆自由,一劳永逸又成本低廉。



“totti♥还真是顽强啊,早点沦陷不是更好吗?”小松绕着他的耳蜗,慢慢抽出。

椴松推开他,站了起来,液体顺着腿线缓缓流泻,他俯视着小松,对方自在的看着他,抬手帮他把脏东西抹掉。

“决定了?”小松坐起来,勾住他的腿,轻吻了腿侧的淤青。

“嗯。”他弯起眼睛,笑了。

“?”



人是很贪心的,那不做人就好,他可全凭自我意志去选择毁灭,对吧?

同归于尽就好,只要那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只要可以继续呆在他身边,放弃成为人的机会,虽然没有资格爱人,但也足够了。



“你去哪?”

“喂!”

小松捞了个空,撇着嘴看着敞开的大门,他翻身下床捡起地上的裤子悠哉的穿上,然后望向无动于衷坐在窗台擦拭湿漉漉头发的空松。

“怎么办?不追吗?”他倒回床上。

“......”毛巾落地,空松单手把头发撸到脑后,一身不吭的走了出去。

“呜哇,好可怕的表情。”

小松在床上滚了一圈,挽起自己的外套,决定去凑个热闹。



一只手擦过他的颈脖,挡住了他的去路。

“哦?真意外。”

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预料,但总在预料之中也太无聊了不是么?小松愉快的勾起嘴角。

 来人推着他回房间,关门落锁。

“锁门是想做什么?”小松贴了上去,“cherry酱想通了要和我组队?”

“不是。”轻松别开他越靠越近的脸,“只是单纯看你不顺眼。”

“所以呢?是要来消灭我吧。”小松笑嘻嘻的抱住他的脖子,外套丢到了一边,“哥哥我中意你很久了呢~♥ ”

轻松松了松领带,“啊,是吗,那现在就带你下地狱。”

“我可不容易下去哦。”小松抱着他的脖子把他拉向地面,今天也享乐优先。



02


他打开了地狱的大门。




回应了他的期待,一松回过头来。

“我就知道你会选我。”

劣质的笑容。



想让撒旦成为自己的安全网的代价。



椴松朝他走去,掐住他的脖子,指尖用力。他低头付在一松耳边。

“毁掉我。”

契约生成,即刻生效。

“遵命,我的小怪物♥”他舔了舔上唇,掐住他的腰上下颠倒。

其他选项瞬间粉碎,可能的未来挂上了'X'的路障。


他用力撕扯一松的衣服,去解开他的皮带,生怕其反悔,追兵马上就要来了。

“别急啊。”一松挑开他的衣领。“光着就来找我了…?”

他解开了白色衬衫的扣子,还是一片狼藉,就连撒旦也要倒抽气的程度,“哈哈…”一松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上,抚摸着那些发红变质的皮肤,他的眼睛张开,心里的空洞奇妙的被填满,“那个垃圾的爱真深刻啊,要吃了你似的。”

“闭嘴。”椴松定定的看着天花板。

“看来也不是完全没动摇过嘛。”一松觉得搞笑,“来吧,告诉我你为什么露出一副想死的表情呢?”他提高了音量。

没有理会。

“难道你喜欢上那个垃圾了?难过他放纵小松哥哥欺负你?”

没有理会。

“喂,看着我。”一松掐住他的双颊,意味不明的笑开了,“啊~啊~是因为别的什么人吧,你脑中幻想出的天使,对吧?”

“闭嘴。”椴松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喜欢他。”

“闭嘴。”

“你喜欢十四松啊。”

“闭嘴!”

椴松揪住他的衣领,指甲掐进掌心。

“恼羞成怒了?自己已经没资格说喜欢了,是这样想的吧。”一松将他拉向自己,视线则越过他,聚焦到他身后。


“笨——蛋——”


?!


他松开了手。

椴松向后倒去。

“过关了,现在就毁了你。”

召唤天使也是要咒文的。

十四松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

心中钝响。

不要……

背部温暖一片,却像千根针一样刺入他的脑髓,几近崩溃的针扎,原则的墓碑彻底崩毁,他像只单片翅膀缠在蛛网上的飞蛾,挣扎不休。

“你要逃开我吗?”十四松单手就能扣住他,他露出有些苦恼的表情。

椴松一抖,十四松过度黑白分明的眼睛,深渊一样的漆黑,原本沉聚在里面的星屑一样的光点全部暗了下去,寒意窜上。

“……”

十四松拉开他的衬衫。

“不要看……”他痛苦的闭紧眼睛,糟透的样子被看见了,如此不堪。

“……”十四松轻轻摸过每一个痕迹,“对不起,是我总是太迟钝。”他抱住椴松,轻轻拍着他的背。

伤心的人总是经不起安慰,一点微小雨点在心中炸了开来,明明没资格难过。

“让你难过了这么久,对不起。”十四松继续拍打他的背,“因为喜欢我才让你这么痛苦吧…没关系,我也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

眼泪夺眶而出,生锈的水闸打开了。扼杀过自己的心的怪物,第一次哭了。

“嗯嗯,我非常喜欢totti哦。”他顺着他的背。“所以让我来保护你,我会保护好你,相信我好吗?”

新的选项开启了,地狱的大门在他身后关上,深渊底部快速穿梭着光点,像爆发的极光。

“让我来保护你。”

他像个溺水者一样抓着十四松的背,半响终于能说出话来。

“嗯。”

他终于完全了选择。


一松十分刻意的拉开门,果不其然,门外的人一直在听。

目光触到了空松冻得吓人的眼神,椴松低下了头。

十四松把他往怀里藏了藏,“空松哥哥,椴松由我来保护哦。”纯真无邪的笑容,“所以,哥哥已经不被需要了。”


“……”

一松一只手搭在空松肩膀上,比了个中指,把他往外带。

“走吧,没人要的空松哥哥~”

门关上了。


“……”

十四松环住他,注视着他晃动的瞳仁,把他抿着的嘴唇用手扬了上去,“你很在意空松哥哥吗?”

“我……唔。”

十四松堵住了他的嘴,这是个奇怪又温暖的亲吻,像小狗的追逐打闹,十分单纯,椴松小心的回应他。

“不要在意他。”

唇贴着唇说,椴松心里一紧,被不像他的发言扰乱,脸红了起来,在他愣住的同时,一只手碰到了他的肚脐,正慢慢向下。


欸?


“椴松……”

好久没听见他叫全名了。

十四松闭上眼睛,手没有停下,他又亲吻了他。

不再是那种单纯的亲吻。

“十四松哥哥?”椴松往后退,一下就被固定死了,在轻度反抗的过程中,被以动机不纯的姿势压倒在地。

危险预警。

他的腿被分开了。

后知后觉了许久,他终于确切了解到对方的意图。

“等等!哥哥!很脏不要!”椴松慌张的推开他。

“没关系,脏了的话,我会把你变得干净。”他低下头仔细舔舐着,像在做清洁一样,每一个地方都没有落下。

“不要…”椴松颤抖的蜷起身体。

“为什么拒绝?”

“……”

十四松仰起脸,“我喜欢你,也说那句给我,椴松。“

“我……”又被触到神经一般,脑子里闪出了另外一张脸,精神虐待的结果,他不自觉对自己产生了厌恶。

“你不是没资格,我说过我会保护你。”

椴松看着他,深吸着气。

“我会保护你,谁都不能再把你从我身边带走了。”

“我……”他张了张口,声音卡在喉咙里,呼吸变得困难,像吞了催吐剂那样,想吐却吐不出,他捂住嘴。

“不急哦,慢慢来,我想亲耳听到你的心意。”


他合上眼睛,脑中的画面,一次次无能为力,撕心裂肺的被推手拖进纯黑天堂的景象就会浮现,他捂住耳朵,也拦不住恶魔的夜话在脑内发酵。

杂音。杂音。杂音。

那首两人演奏的摇篮曲,一会儿轻柔一会儿如魔鬼的爪子划破他的鼓膜。



“看着我,看着我,我是谁?”

椴松颤抖的抬起头,像是透过某种昆虫的眼睛看世界一样,被万花筒切割的世界,极度扭曲,只有蓝色和红色。

“不要!不要!”

“椴松!”十四松用力搂紧了神经脆弱的椴松,这是最后一关了。

心脏压着心脏,心音无限扩大。

红蓝色的画面中突然融入了黄色,以穿梭时空的速度修复着他的视神经网络,彩色的世界。

椴松怔怔的看着天花板,耳中的杂音终于停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沙哑的歌声,没有什么规则,无拘无束的哼唱。

他的手指动了动,回抱住十四松。



“十四松哥哥……”

他埋进他的颈脖,呼吸逐渐平稳。

异常的机理反应被镇压了。

“谢谢,我没事了。”

他牵住十四松的手,紧紧揣在怀里。


“我喜欢十四松哥哥。”



第一次说出口却曾被人无数次从他心底挖出来作为要挟的心意。

如今这个筹码终于被交到了救世主手上。

“嗯。”十四松笑了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像个在发光的太阳。

破掉的心正在重新组合。






“那么……”

“嗯?”

“在第一时间没有向我求助,想隐藏真相,对我说谎,让别人碰了的坏孩子……”十四松的嘴一张一合,沙哑的声音缺失了明朗,听起来像是从脑内传出的,极度失真。

椴松还以为是幻听,直到突然根连着的部位,痛感追着神经传到大脑皮层,并发出了警告。


“坏孩子要惩罚哦。”


你以为自己已经在深渊的底部了,但在比所能达到的最深处还要深的地方,是被称为天堂的地方。


地狱只是天堂的背面。


那天使的背面是什么。







03


门外。



空松冻住的眼睛渐渐融化,他随意捞了捞未干的头发,看向一松。

“没想到你会掺一脚。”

“很不爽吧,你不爽我就爽了。”一松轻蔑的看着他,竖起大拇指,倒转向下。

“……”

“我也是在爱护弟弟们呀,不是么。”一松看着这位冰冷冷的哥哥,说着讽刺的话,甩手转身。


空松定定的看着他,他想他已经知道了弟弟们会合作的原因。

他伸手把一松拉了回来,以扭曲的姿势压着他与墙壁亲密接触,寻着对方的后颈,咬了下去。

一松睁大眼睛,微妙的痛楚伴随着类似麻醉的效果,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轰炸了他的保卫系统,空洞的心又一次,奇妙的被填满了。但对象却让他作呕。

一松皱眉,很快转身,扼住对方的脖子。

“你脑子有病啊!”

空松弯起眼睛,像是在笑又不像,“你不是喜欢这样吗?”喜欢痛楚,这次嘴角也弯了起来,皮笑肉不笑。

一松眯起眼睛,看着他卡着自己的手腕,送入嘴中,尖牙在静脉的地方磨蹭着,承重的碾压,陷入,血液温流,蛇在注射毒液,半响他吸干了流出的血。

“你想要的,我可以给你更多。”空松把手还给他,“考虑一下,一松,随时恭候。”

这是一个组队邀请。

一松看着自己的手腕,看着那个红色血点,麻麻的,像有东西在往里钻。


新的选项开启了,藕断丝连的天堂势力根本不在乎一个小小的失策。

有余得让人恶心啊,一松咋舌,向着与空松相反的方向走了。




04


“啊哈……”小松懒懒的躺在榻榻米上,翻身打了个哈欠,看向坐在窗台上弹着吉他低声哼着旋律的空松。

“你竟然放手了。”

空松睁开一只眼,不置可否。“你脸上怎么了?”

“这个?”小松摸了摸脸侧的红印子,“这个是荣誉啊!”他像个儿童一样笑了,“被宠幸了。”

“是吗,恭喜你。”

吉他发出几个单音节。

“没想到一松会参与,失策。”

“一松啊…说不定会和你一起玩哦。”

“诶?真的?你给了他什么好处?”

“秘密。”

“好狡猾啊,别卖关子嘛,我也要好处!”小松在地上打滚。

“你确定你要吗?”空松看着他。

“……”小松躺着不动了,想到了什么,咧开了嘴,“啊,如果是那个哥哥我就算了。”

吉他有拨动了几下,隐隐听得出即将成行的曲调。

“你的甜心被天使抢走了诶。”

“嗯。”

“你不急吗?”

“爱是急不得的。”

“两情相悦,真不妙啊。”

“嗯,确实不妙……”空松拨了拨重弦,抬起眼睛,“如果说那真是天使的话。”

小松撑着脑袋,“果然不是放手啊。”还有机可乘,只要对方有破绽,钻空子的事他最擅长了,因为有趣,小松又笑了。

空松回给他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新歌?”

“是哦。”

“又是摇篮曲?”

“嗯,叫'天堂'哦。”

天堂啊……

小松的眼睛里焕发出光彩。

“也教我唱吧。”

“没问题。”


两个人闭上眼睛,歌颂着即将成形的天堂,沉醉其中,像葡萄酒下肚后做了一个美梦。


纯黑天堂准备把教条都染成纯白卷土重来,新的福音越飘越远,永恒不朽。




-END-


没有后续!这次是真的!

因为我还怀着其他孩子,这个孩子极度难产。

1/3/4不需要爱,2/5/6扭曲的爱。

1/3搞上了,4可能会接受2的条件,他们要是重新组队的话,totti……(。好想让末子成为总攻啊,现在都没思绪。

这个bgm其实可以去听听,本来可以写写110的h,但是,我脑补过很多种其他人,唯独一松!搞不懂…完全搞不懂,太难琢磨了,每一话都可以翻新印象,同人里也两极分化巨严重。我感觉他讨厌自己,不会麻烦到别人,其实内心很吵闹但什么都不说,是个温柔的人,洞察力很好,没有热情,欲望也很低下,是很被动的存在,这样的人很让人想关怀吧?啊,想不出攻起来的一松是什么样子,那一定很深沉很虐吧……实在不是这种恶棍担当。

写得很急躁(。非常抱歉,接下来是想看温情向的伪ABO还是暗黑向的扭曲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