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六つ子]庆典(let's party!/01)

☆黑道X变装特工/お祭り/主红松/副110、年中/全员轻松向(!



OhpTer.01要小心红色



——————现在是早间占卜时间——————

今天双子座的你会倒霉哦~ω~特别要小心避开红色,不然可能会失去重要的东西喵☆

—————————————————————


01


椴蒂面露着比他身旁水晶香槟塔还要醉人的微笑,亲切而不失礼貌的距离感,为经过的客人送上美酒。


会场很暗,在他身后泡着数个'仅供观赏'大胸长腿美女的游泳池散发着幽蓝色的光,白色的衬衫在蓝色光幕下看起来略发冰冷透明,夜幕黑的皮革马甲包着他纤细的腰身,纽扣端正的旋紧,镜面漆黑发亮的纯色短裤死死圈住他的臀部,卡在了腿根下一厘米处,黑色大网袜缠着他绷直的腿,配上圆底小高跟皮鞋,显出俏皮和一丝呼之欲出的禁欲感。


这都不算什么,见多了怪也就不怪了的椴蒂攥紧了拳头,在他头上的兔耳和被迫翘着的屁股上,那个毛茸茸蓬松松的尾巴都在昭示着他'服务者'的身份,若是没有颈间那写着他工作号的项圈的话,他想他能开心一些。


这该死又变态的地方放着的优雅古典音乐,无线耳机里在等待已久中传来了一瞬的杂音。


——[我黑进来了。]


冷淡的声音,中间停顿时间略长。


——[T.D探员,你的打扮不错。]


依旧冷淡,让人怀疑他是〇冷淡。


不错你MB!


“CR探员,怎么又是你和我搭档啊!我们组的后方指挥只有你一个吗?!”


听见自从他当特务起就没换过的声音,椴蒂,哦不,T点D探员差点咆哮。虽然他的特务生涯还只刚开始3个月。



——[哦,全日本最好的你不要,你想要谁?]


谁都好,只要不是你!


这人怎么这么自大啊,T.D觉得自己脸上绷着的笑容要崩毁了,虽然他确实是最好的,全程跟个系统一样没有感情波动让人安心,利用上帝视角帮他控场,偶尔还会讲两个极冷的冷笑话解除紧张,有求必应,但有时过度平淡的声音也会让人受惊吓,他还是更喜欢细声细语的女孩子。


就在他脚麻得快要丧失职业操守时,伴随着压抑着的骚动与全场的目光转移,侧门进来了几个人,为首的人轻抬手打过招呼示意大家继续,用露出牙齿的表情表示友好,但着实是条恶犬。


恶犬名叫松野おそ松,道上代号OS,外号是'狸',黄赌毒坑蒙拐骗烧杀打砸抢全都擅长,案底却如他的牙齿一样雪白,真是不折不扣的狸啊,一样狡猾善变。


治黑组不是第一次盯上他,之前也还算老实,只叫道上要变天,黑道要换主,搞得黑白两界皆人心惶惶,托他们的福,JC有饭可吃,作为即将退位的'皇帝'赤冢不二夫身边的红人,松野小松肯定会有大动作,不免一场血雨腥风,找罪证将他丢进监狱是这次盯梢的目的。


在T.D看来他不过是条疯狗,当然正常人都觉得他是疯狗,若是他当上组长,全日本将成为疯子的祭典场,像烟花那样炸开。


疯狗插着口袋,迈着轻盈的步子朝泳池走来,这时T.D才发现他穿的不是黑色西装,而是猩红色。


同样发现了这个怎么都无所谓的细节的还有坐在千里之外,治黑组办公室拼接电脑屏前的CR探员,他看着T.D右眼纳米电子隐形眼镜里传回的录像,想起了今早,喵酱主持的占卜栏目里的话。


——[你是双子座吧?]


老天,这人在问什么鬼东西。


——[小心红色,今早占卜里说了。]


死宅男,这个时候还有闲心去想那个猫耳娘。


后方支援的CR操纵着全场的监视摄像头,撑着脑袋翻了翻手里的文件。


一一[知道你为什么穿成这样吗?]


难道不是他的美貌被装备部的换装专家TOTOKO小姐嫉妒所以被整了?不不不,难道不是因为要混进来不得不穿的工作服吗?不不不,可是附近也有很多穿一样的水灵少年,为什么要朝他走来。


红色的疯狗正笔直地在他面前站定,越压越近的身体让T.D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定位。


——[松野小松,性别男爱好男。]


难得的,被当作系统的CR发出了一声没有输入在程序里的冷笑。


——[最好是身高172,体重没过百,眼大皮嫩腰细腿长屁股翘骨架小的兔·耳BOY。]


woc!哪来的详细情报!原来CR前辈你不但是个宅男还是个八卦狂吗?你就是这样利用你的信息技术的吗?怪不得明明可以扮成宾客却让我当服务生!一一这是已经意识到不妙的T点D探员。


随着CR常说的极冷的冷笑话的终止,T.D右半边屁股被人握在手里揉捏。


我艹屮艸!一一这是至今还是个处〇男的T点D探员。


“先…生?”


T.D手里打算送出的酒杯此时此刻尴尬的悬在半空中。


“嗯?”


松野小松若无其事的继续他的动作,眼睛却对着泳池里香艳的美人们抛了个媚眼,引起一波克制尖叫。


'嗯'是什么?嗯你个头啊!这种像在说'我有做什么吗?'的口吻是怎么回事!?


一一[哦,对了,这个人在道上也是出了名喜欢性(。骚扰的人渣呢。]


CR虽然看不见360度无死角完美犯罪,若无其事的骚扰着T.D的松野小松胡来的左手,但也凭他那高达180的智商精准揣测。


他不得不佩服他手法的巧妙,连全场的摄像头都捕捉不到的小动作,难道这就是松野这么多年来案底一片雪白的原因吗,CR眯起了眼睛。


这个时候一点都不想听来自同一战壕的parter补充说明!要是受害人知道此时他的parter还在对加害者赞不绝口,大概早就崩溃了。


僵硬的T.D强忍着冲动不一拳头糊上比他高一截的松野人渣那——好一副惹得少女芳心暗动——却让他胸闷气短的姣好皮囊,保持着他现在'服务者'身份的职业操守。


直至跟随者小声提醒他移步贵宾厅,松野小松才十分可惜的罢了手。


确实十分惋惜,他的叹息都直接吹到了T.D耳蜗里。惊得T.D浑身一颤。


“哎呀,是个敏感的孩子呢。”


小松弯腰,手伸向他的颈脖,抚摸着项圈上烫金色的英文字符。


“哦,你叫Teddy啊,哈哈,真是和泰迪熊一样可爱。”


“大少要是喜欢可以带走。”


一旁的会馆主人瞧准脸色,立马点头哈腰。


“诶?可以吗?那我不客气了。”


半响他眨了眨那双闪着狡黠的光的——着实老少通吃——却害T.D反胃的大眼睛。


“不对,得问问本人意见才行。”


说完这话,松野小松搂住T.D的腰,亲昵的贴在他身上,好像抱着心爱的玩具。


“你愿意陪我上楼玩吗?”


玩蛋儿去吧!不愿意!


“不胜荣幸。”


一向冷血耿直的T.D今天也不得不口是心非。


目送T.D被强盗拖上二楼的CR依旧平心静气,他不紧不慢的在任务栏打下进度报告。


【接(勾)近(引)任务目标一一任务完成。】


CR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他扶了扶根本没有歪的银丝眼镜,双手合十,拜了拜工整的办公桌上粉头发蓝眼睛活泼猫女孩的华服手办(fanclub核心成员限定,全球仅100尊),再次折服于当红idol桥本喵的占卜术上,他并不相信星座邪教,但却是桥本邪教的终身会员,每天早上守着占卜节目,哪怕前一晚工作没合眼过。


马不停蹄的切入二楼的摄像头,顺便再谨慎核对了一下可供逃跑的所有路线,好为一会儿'今日不宜见红'注定倒霉的同僚开路。


至于今早邪教教主口中的'可能失去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CR看了眼屏幕中,被松野小松反身压在台球桌上的T.D探员。


哦,原来是童贞之力啊。


脑残粉心里大叫算得好算得妙,再一次为自己喜欢的偶像兼神算子强大的预言能力倾倒。


他一点都不在乎他的后辈以'身'殉国,要问为什么,倒不是他有蛇蝎心肠啦。


因为他根本不会让这件事发生。



他把视线从立体切面地图里T.D正常的生命体征显出的一个友好的粉色光点,移向,屏幕中突然凭空出现的另外一个(在CR看来)一点都不友好的紫色光点。



“01探员请快点,不然你的小主就要被疯狗吃掉了。”



回应他的是一阵机械碎裂的电子杂音。



啧,这暴力狂又把通讯器碾碎了。



自从这两货加入他们组,经费就一直在燃烧。



“我可是正义的人民公仆,不是小少爷们狂欢庆典请来的道化师啊。”



CR探员面对着8块电脑屏幕今天也无可奈何的冒充上帝。




-TBC-



六子逐步出场中。


在我逆爹爹的黑道paro中滚了一圈我产了这个,和逆桑不同的是,这完全是搞笑嘛。


套路是有的,结局反转,这章已经有很多(我自认为的)伏笔和暗示了,我想说这是全年龄有人信吗?


其实玩黑道paro我脑子还有别的剧本,先写个套路简单点的试试。


没打草稿就写了hhh,别打我,我保证不坑。



另外龟速更新(别打我,立马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