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六つ子]庆典(let's party!/02)

☆黑道/连续剧風/お祭り/主红松/副110、年中/全员轻松向


OhpTer02.匿名线报


————————110热线电话———————

警察叔叔,我要举报!位于赤冢区—〇X丁目—〇X号的某某会馆内有大量走私枪械!

                                                  from 热心市民
—————————————————————


01


“那堆走私品在哪?”


——[你带了备用通讯器啊,损坏公物的费用会从你工资里扣。]


“……”01看着离自己不远的摄像头心里默默比了个中指——仿佛感应到他的鄙视,摄像头冷漠的转过了头。


卡着这个时间缝隙,01轻巧的窜进通风道,匍匐着前进,错综复杂的管道内可不知道会爬向哪里。


——[这大楼的摄像头没咱们技术组的先进,没办法透视,你自己看着爬吧。]


闻及此01哽了一下,他强忍着不去问候耳机里随随便便应答着的人的祖宗,也抑制不住挤到嗓子眼的怒意。


“我最近没有惹你。”


01看着通向三个方向的岔路口,越来越躁,狂躁症加上暴力倾向让他分分钟想拆了坐在办公室里冒充上帝的CR。


——[直走。]


“你怎么知道……”


——[猜的。]


01正要捏碎圆球形的通讯器,但突然想起他这个月工资快扣完了。


“我可以预支下个月的工资么?”


——[哈哈,算上这个月你已经白干了4个月。]


01对CR惹人厌的没感情的笑声嗤之以鼻,他快速无声的前进,想尽早结束这磨人的搜索任务,爬了没多久他就被熟悉的味道吸引得停了下来。


——[怎么?猜对了?]


01听着他那完全有余像肯定句的问句,觉得自己就是被耍了,他打开耳麦上的扫描器,透过小窗扫向那个散发着非法气息的黑色房间。


“量还挺大啊。”


01的鼻翼动了动,一丝丝新鲜又呛人的化学装涂物质味加上让他兴奋的机油与枪子的香味。


实在是棒·呆·了。


——[这个数量的走私品够送他进监狱蹲个几年不出来危害社会了。]


“哦?那只疯狗的货啊。”


“看来那个匿名线报还是真的,怎么,说是匿名的热心市民,其实是你们这群JC的线人?”


——[我们的线人就是全体日本公民,维护社会稳定人人有责嘛。]


“呵,可这又能把他怎样?”


黑道走私常见得不得了,他要耍赖不承认,顶多收缴他一批货充公。


——[你怎么老替恶势力说话,不知道还以为你和他一边的。]


你才和他一边的!


“你今天话好多啊,继续当你的系统提示,别废话。”


01又忘了和前辈说话的口气,反正他能平心静气对话的只有和他一个窝里长大的T.D,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也算相依为命,与其相比其他人怎么样都无所谓。


“他现在在哪?”


——[贵宾厅,二楼走廊最里面的包厢。]


01有些晦暗无光的眼睛里焕出了些星点,纯黑的装束让他看上去像只不吉利的野猫。


——这只野猫非常暴躁,暴躁起来能阻止他的全世界仅一人。


被烙印了名字的野猫忠诚的朝着他的饲主走去。




到达二楼的尽头时,他被一个纯银的金属装置拦住了去路。


01眯起眼睛。


“喂,你的热心市民有没有告诉你说这里有炸弹。”


——[没。]


“啧。”


——[拆弹组外援?]


“没必要了。”


——[哇哦,还是个定时炸弹。]


倒计时四分五十九秒。


01拆开这个圆柱形炸弹的纯银外壳。


“蓝线,红线?”


——[BOOM!——不知道。]


“你不是智商180吗?”


——[概率与智商无关。]


“那我随便剪了。”


——[慢着。]


——[剪蓝线。]


“那么肯定?”


上帝曰:信我者得永生。


——[来吧,信我。]


毕竟“小心红色”是今天的天理啊。




02



T.D被大他好几号的松野小松圈在怀里,他不得不被压着弯下腰去,而他一弯腰,屁股就被这该死的兔装勒得翘起,小松轻握住他的手,把身子压得更低几乎与绿色的台面平行,长杆架在他骨节分明的手背上,食指与虎口圈住杆顶,接着发力。


球进洞了,而撅着屁股的T.D自然是被身后的人一挺腰顶了一下,暗示的意味要多糟有多糟。


要说台球的话他太会了,根本不用人教,然而,现在他的身份由不得他拒绝松野小松心血来潮的手把手教学。


全程松野一个字都没说,只是心情很好那样哼着歌。


这次任务不单是因为那个匿名线报,也不单是因为松野小松,而是因为在同一时间内两者巧合的碰撞在了一起,前脚刚回岛国的松野后脚就来了这里——【会馆】,一个所有日本黑道势力都想管辖,却因复杂的背景和多方不统一混乱的管制而跳脱出来的灰色地带。


若是为了收那批新到的货,松野接下来必定是大开杀戒,若是为了引人注目发起什么无声的宣言,那他独自前来肯定没什么好事,不过T.D觉得一定两者皆是,他就是一只喜欢在他人领土上留下自己气味的疯狗。


总之都不是好事,然而今天也要维护世界和平的人民公仆就是要逼着自己往火坑里跳。


——松野小松OS:怪我咯。


“Teddy~不可以分心哦。”


小松单手扶上他的腰,慢慢收紧,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顺着他的颈深吸了一口气,唇角慢慢绽放开来。


T.D还没理解笑容的深意,下一刻全世界都被黑暗吞噬,台球桌被身后的人一脚踢翻,他被扣紧拉着蹲了下去,这一秒万籁俱寂,下一秒枪林弹雨,T.D恍惚的看着被落地窗外橙黄色街灯照亮了半张脸的小松,对方也盯着他看,子弹划破空气的巨响也没能阻止他们视线交错,在无比喧嚣的弹丸之地,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他们两个。


松野小松的嘴一张一合,他好像说了什么,但声音全部被枪响淹没。


“什么?”


T.D大喊着问,只见对方露出个无奈的表情,撑着身子猛地越过来,却恰恰在离他的嘴唇不到一厘米的地方暂停,低下头自顾自轻叹了口气。作势要吻又停了下来,完全意味不明。


难道这家伙在这种气氛下还想着那种事么?心可真大,T.D差点眼睛一翻晕死过去,但他没有,小松懒洋洋的栽进了他怀里然后抱住了他,像抱着心爱的玩具熊。


枪响停了,这次他听见他说什么了。


他说:“阿sir,枪借我用一下吧。”


紧紧贴在他脊背上的改装PPK被抽出,接着一枪爆烂了第一个进场的偷袭者的脑袋。


深知自己被耍却不知何时暴露的T.D立即挣脱他的桎梏,刚才的柔弱荡然无存,他抽出另一把cop连发4枪,爆烂四颗脑袋,接着顿了顿,仔细思考了一下身为人民公仆是否能如此极端,然后他放弃了思考,继续给可爱的小枪加子弹。


pong——的一声,天花板碎成渣跳下来个人,踩断了一个偷袭者的颈脖完成落地,他单手提着把浓黑的乌兹,枪托处与他的暴戾完全不相称粉色猫咪挂件在空中盘旋了一圈,然后一闪砸入了另一个人的脑袋里,刹时白的红的四处飞溅。


——比起用弹,01更喜欢简单粗暴的用枪托砸死人(划掉)。


在欣赏了一番脑浆炸裂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的松野小松把PPK塞回了T.D手里,对自己遇袭没有半点在意,接着他就被面前的小人扳着手腕和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


“嘿宝贝,轻点。”


“意图?”


“喂喂,我可是受害者诶。”


“意图!”


T.D把他的腕子向着反方向弯折。


“痛痛痛!饶命啊,阿sir~”小松浮夸的叫着,回头对着T.D抛了个媚眼,“热心市民做好事不留名嘛~”


啧,被摆了一道,这家伙还真把JC当他家亲戚了。


“保护合法公民是伟大的人民英雄的义务,非常感谢你们的协助,松某备感荣幸,痛痛痛!要断了要断了!”


难怪独自来还不带武器,原来是把JC当保镖了,T.D气结,他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来保护一个人渣!关键是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纠结的地方不太对的T.D松了手,现在对方是个案底一片雪白的合法公民。


“别让我抓到了!一定会把你的案底写满,然后丢你入狱!”


小松笑看着气得满脸通红的T.D那张巴掌大的娃娃脸,双手拍肩,然后猛的握紧,俯身就吻。


——当然没亲到。


他偏头,子弹擦着他的发丝呼啸而过。


小松摊手推开了T.D,不远处举着枪的01正恶狠狠的瞪着他,好像恨不得立马咬着他的脖子撕烂他的胸膛吃了他的心脏,他慢悠悠的走向满目疮痍的落地窗,抬腿就是一脚。


“T.D探员。”


松野小松回过身来,他原本背到脑后的发丝此刻乖顺的落到了额前,露出牙齿笑着就像个尝到了甜头的小鬼。


“其实我是来见见治黑组新来的'组花'的。”


话音未落子弹又追着他去了。


小松夸张的后仰好像自己真的中弹了一样掉出了窗口。


“代我向CR警官问好~”


他的声音飘散在空气中。


从二楼跳下后,他跨上了一辆黑色机车,冲右上方的T.D用力挥了挥手,做了个goodbye kiss的飞吻,汽缸叫嚣,黑色重型摩托载着他没入了黑夜。


警车与救护车的笛声越来越近。


01一把抓住那个'飞吻'捏碎然后丢在地上踩了两脚,他不说话等T.D先开口。


“回家吧。”


“ICHI尼さん。”


T.D抬头对他露出了笑容。


01感觉到自己的暴力因子正一个个冷却,他不知道自己在面罩下的嘴角也跟着融化了似的。


他点了点头,打横抱起T.D也从那个大窟窿跳了下去。


虽然他们是正义的红领巾,但被其他组的人问来问去,要绕过那些机密情报太大费周章,很让人烦躁,这种善后交给办公室那位仁兄就够了。


ICHI抱着椴蒂穿过脉络冗杂的深巷,没给这个城市留下任何印象。





被迫加班的CR端起咖啡杯,空了。


“啧。”


手机震动,未知号码。


“名单查出来了?”


对方小心的问。


CR向前蹬桌子,转椅带着他向后滑去,他站起身看向一片祥和的市区。


“啊,查出来了。”


“哈哈,混蛋、畜生,这下日本要炸开花了。”


没在意对方的口癖,CR接着说:


“看来我要加更多的班了。”


“幸苦您了。”


“不会。”


这下日本要炸开一朵血花了。


庆典要开始了。


CR挂断了电话,看着月亮完满,星星匿迹的夜空,独自等待着暴风雨来临。





03



“brother,心情很好嘛。”


骑着机车的人的声音从头盔中传来,机车手唯一能被看见的眼睛和小松几乎一摸一样,只不过闪着别致的锐利和强硬甚至还有点会说故事的戏剧性,小松不置可否,后仰着脖子,接受着一路的狂风。


“十四松呢?”


“在家里吵着要你回去,你再不回国,our little brother will cry.”


小松轻笑,半响睁开眼睛,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


“空松,庆典要开始了。”


心领神会的空松也仰起头望向一片漆黑的夜空,想象着烟花无数次在那里绽开的样子。


“Like the meteor crashed brilliant away.”


“听不懂。”


“我是说烟花。”


小松意味不明的笑了,事实是他确实买了一大堆烟花,不出所料马上就会用到,大概是双胞胎的心电感应,就算不能理解空松在扯什么,他也好像感受到了各种颜色的火星在天边无数次炸开的样子,虽然比不过超新星爆炸,但比得上流星坠落的灿烂。


“let's party!”


说着,机车手拧着油门到底,哈雷像午夜幽灵在市区胡闹着尖笑着一闪而过。



—TBC—



嗯……我知道都第二章了,目前为止啥也不明确,本来想4章完结,结果脑子里出现了很炫酷的剧情。


诶嘿,这些可能之后都会修改哦,撒,谁知道。


然后,继续龟速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