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六つ子]庆典(let's party!/03)

☆黑道/お祭り/红松/配角出没/全员轻松向



OhpTer03.天下大乱


————————天气预报时间———————

现在发布暴雨橙色预警。
                                        
                                                 日本NHK电视台

—————————————————————


01


治黑组有个神经一样的三人团体。


一个损坏公物与人为恶的暴力狂,一个智商碾压人人挖角的偶像宅,一个爱好缺勤喜好把妹的异装癖。


对此,因昨天被黑色丝网袜勒得蛋疼,被漆皮圆底小高跟硌得脚痛,被松野小松欺负得腰酸背痛,脚止不住内八的T.D探员拍案而起。


“我不是异装癖!!!”


“你是二世祖。”


CR将一碟有牛津词典那么厚的文件丢到T.D的办公桌上,就差失手把他砸死。


二世祖见状可怜巴巴的望向他的前辈,一瞬间就能湿润自带闪光特效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别用那种纯洁的眼神看我。”


CR无视之,挂在墙上的电视新闻正不停的滚动播放着暴雨预警,他抬头看了一眼,接着关上电视。


“怎么这么多啊啊啊啊啊!!”


T.D推走那叠白纸抱住脑袋。


“是让你去盯梢不是让你去热血,麻烦精。”


检讨、装备部的投诉信、重案组的投诉信、鉴定科的投诉信、几乎涵盖了这栋大楼所有科室的投诉信,甚至还有一本JC新手手册外加一本日本宪法大纲。


然而这些,在它们还没被送去上头,断送这两个小崽子的JC生涯,就被CR全数扣押收缴。


——逆我者死的架势,谁敢不从。(¬_¬)


昨晚死了那么多人,枪子都把台球桌打成了马蜂窝,新闻却没有一点消息,这件事就像没发生一样,【会馆】也没关门,大家还是该干嘛干嘛,想必黑白两界也不想在这件事上闹得太僵,想暗杀松野的势力尴尬坏了,没想到松野请了JC来给自己当保镖,JC也尴尬坏了,被拖进了一滩污泥里,把本来就乱作一团的污泥,和得更黑了,但好歹搜刮走了一批军火,总之这件事好像不了了之了。


知道自己被保了的T.D端了杯热茶给CR以示感谢。


“前辈,你和那厮很熟么?”


T.D想起了昨晚松野跳窗时要他转交的问候,一直在冒充上帝的CR一定听见了。


“他和治黑组谁都熟,我们这谁没被他气得跳脚过。”


——你咯。T.D斜眼。


“他那样问候你,怎么那么肯定是你在后台帮我。”T.D挑起一边眉毛,看着CR那张永远'我不高兴'的脸。“还是说,你们是串通好的?”


“你接着说。”CR端起茶杯吹了吹。


“'热心市民'匿名举报,那个'热心市民'就是他,举报里可没说那批东西在哪,而你知道,你说可疑不?”


“嗯,可疑。”


“作为治黑组的影子成员,一直压着档案没入警视厅资料库的我和ICHI哥哥他怎么可能认识,不存在于数字世界的我们就算是黑客也查不到吧?况且他还知道我的代号,可疑不?”


“嗯,很可疑。”


“他那么大费周章,结束就拍屁股走人,货也不要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感觉,不觉得很可疑吗?”


“嗯,非常可疑。”


“你不反驳我一下吗?!”


见他没有反应,T.D撅起嘴。


“他那样骚扰我!总不可能是暗恋我吧!”


听到最后一句,CR艰难的把已经入口了的茶水吞下去,颇有深意的看着T.D一眼,接着放下杯子,“我没什么可反驳的,因为漏洞到处都是。”


“喂,你是想说不攻自破吗?好歹说几句嘛!”


“第一,我早就被他挖角过很多次了,特意问候我一句也没什么奇怪的。”


“……”


这人要被挖走就变成了大魔王了吧,魔窟里有两个恶棍了,世界要毁灭了。


“第二,那堆军火在哪,是你ICHI哥哥闻出来的,你怎么不说他可疑?”


“唔……”


“第三,在外你们是机密,在这里。”


CR指着地。


“你们可不是什么秘密,知道你们的可不止我一个啊,能卖掉你的,也不止我一个。”


“那谁是内鬼?”


“黑道都爱往警视厅插卧底,你猜啊。”


“……”T.D微微眯起眼睛,决定跳过这个话题。


“你接着说。“


“第四,他本来就不打算要那批货。”


“诶?”


T.D睁大眼睛,确实啊,寄存军火是为了制造理由,制造理由是为了匿名信报,匿名举报是为了引出JC,引出JC是为了制造混乱,制造混乱又是为了什么?难道真是为了引人注目吗?等等……引人注目?引谁的注目?


“……难道他是个,饵吗?”


浑身破绽的去了,虽然充满着阴谋的味道,但这块饵还是引出了不少人。


CR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T.D此刻的眉心都可以夹硬币了。


“他想用自己钓出什么东西?”


“他想引出…谁?”


一个吝啬已久的笑容出现在了CR的脸上,像隔着什么似的,他慢慢压近T.D的耳边,比一般人小一号的瞳仁框在弯着的眼皮里,让他看上去,像条有毒的蛇。


吐着信子的蛇说:


“你猜。”


T.D:(╯°□°)╯︵ ┻━┻





02



有一个人人都知道却不在人前谈论的公开'秘密'。


全日本最大的黑道势力【昭和】的头目,赤冢不二夫年事已高,正有意指定接班人。


秉承着武士道精神建立起来的【昭和】原本是个人民自卫队,这样的背景下,【昭和】作为一个黑社会倒是挺受市民支持。


俗话说得好,得民心者得天下。


【昭和】的老爷子早就不是原先那个传奇不断的组长了,现在的赤冢老先生更乐意做做慈善搞搞画漫画的副业,处女作《天才傻瓜》还得了当地漫画大赏。


慈眉善目的他现在相当于精神领袖,人人敬之。


想要成为新一代组长,可没那么简单,赤冢不二夫没有任何子嗣,早就不搞禅让制度的黑色社会想要选出人人满意的新领袖——


那基本不可能。


除了实力能让人闭嘴以外,老爷子的'遗嘱'也能让人闭嘴。


虽然那份遗嘱,因老爷子身体健好,还没必要存在,但谁都知道,他自有打算。


但打的什么算盘,没人知道。


与【昭和】交好的【松组】,赤冢不二夫早年得力的助手,松野松造的势力曾被认为是最佳选择,然而松野家出了个爱造反的长子,刚成年没多久就带着【松组】半个核走路建立了现在人人侧目而视的【三原色】,而从头到尾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松组】,在当时没人看好的新派如今成为年轻血液追捧的大势的今天,不得不让人怀疑,是不是有意为之,松野松造想推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他那群,个性着实强烈的儿子们。


当然,松野小松再怎么被新派当个宝,看不惯年轻人做派的势力也超多,比如想革新巴结国外势力的【失井见】,前盗窃集团【清凉泽】,前暴力团【倒三角】,还有绝对中立的情报屋【关东】。


总之,这条称王的道路必定变数连连。


天下即将四分五裂的大乱格局下,想要一统天下,不但要小心昔日相安无事的同盟,也要提防虎视眈眈的JC。


只叫道上要变天,身不由己,由不得你。


那么这片江山最后将是谁的囊中之物呢?


为新一任'皇帝'举行的加冕庆典正悄声筹备,马上,祭典烟火将照亮整个夜空,日本将变得异常喧热闹。




最喜欢热闹最唯恐天下不乱最喜欢'五山送火'的'狸'正走出关东煮小店,手里提着盖满了10个印戳兑换的奖品——关东煮型布偶捶背器。


昨天被暴雨洗涤了的马路,斑马线与柏油白黑分明,他望着小店四条大道以外的对街邻居,威严的日本警视厅仰起头,喝着从小老板那顺来的草莓牛奶。


他站在十字路口不知去往何方,穿得很随意,脱去了西装皮革看上去只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


不一会儿,他看见了街边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搅动着他的心,跳动了几下,便上了一辆漆成玫瑰金的宾利。


手上的奶盒被他捏得皱巴巴的,脚下的步子有了明确的前进方向。




03



“那他想引出的是谁?”


“毒蛇。”


毒蛇的头部是,倒着的三角形。


【倒三角】,一个把秩序当屁看的势力,由前罪犯、小混混、社会毒瘤组成暴力团,当然里面也有隐姓埋名的真通缉犯,他们是罪恶祸根,经常出事,人人头疼。


而这个企图将自己合法合理化的不法组织的领头——'毒蛇',一个叫做东乡的男人,搜查一课与重案组早就把他与十年前那个连环儿童拐卖,器官买卖的极其恶劣的案件串在了一起,但是那个案件至今都因缺乏证据,无法破获。


椴蒂回忆着前辈的话,看向了站在吧台内,推着一杯黑珍珠给他的——呃,老/鸨(?啊不,酒保。


“东乡本来就看松野不爽,而且倒三角那种易爆易冲动的组织,看见他投了个饵,就算明知是陷阱,仗着混混的骄傲也会去咬饵的。”


“证据什么的,要查就得去他老巢啊,可是一般是有去无回啦,你知道的,他们有多狠毒多不怕惹事,啊啊,简直社会毒瘤,麻烦阿sir赶快把他抓起来吧,我们这种小市民还要安安稳稳生活做生意。”


“别说俏皮话。”


“yes,sir.”


“你能别张口闭口就喊我sir吗?”


“哎呀,我不是新鲜你的新身份吗,怎么?丢弃富二代的糜烂生活改去当正义的维和英雄啦?”


“闭嘴,说有用的。”


椴蒂撑着脑袋,面前的酒保就是这家日本数一数二CLUB的店长,他在外国留学时曾经跟他同学过,姓什么不详,反正是假的,人人都亲切的喊他敦君。


“没想到你会来找我。”


“没想到你会变成老/鸨。”


“喂喂,我哪里是。”


“你不是在拉—皮—条吗?”


忘了说,这家CLUB,是一家……gaygay的会所,这里的职员,不叫牛郎,叫Money Boy,简称MB,大部分是长相尚且还无法分清男女的稚嫩少年,穿得不比他前几天出任务的兔装好到哪里去。


“我只是继承家族产业而已,况且买卖是情与理的交融,你不要用有色的眼睛去看这个行业。”


虽然他们家不混黑道,但他因这不见得光彩的产业接触到不少相关人士,加上是调酒师,人人都在酒面前坦露真心,虽说绝对中立,对已经把JC证件拍他脸上的老同学,还是念及旧情给他提供情报。


看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前·同学,椴蒂觉得自己的思维遭到了某种挟持。


“而且,我是他们的保护者,是大哥哥哦,不是老/鸨,也不是拉—皮—条。”


人人都亲切的敦君擦着手里的玻璃杯,学着椴蒂拖长音节说。


“你开心就好,简直,话说MB很赚钱吗?”


“嗯,Maybe,你想跳槽我们这吗?我看你——”


敦放下杯子,猛的撑着台面,凑近他,上下打量。


“挺适合的。”


“我要是MB一定是全日本最贵的。”


椴蒂摊手,然后在他老同学惊悚的目光里,被人抱在了怀里。


——“哦?那买你多少钱?”


轻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尾音带着明显的上翘,像恶魔的呓语,椴蒂做梦也不会忘记。


若是说他前天还不得不坚守职业节操,饶了他的命的话。


可惜今天。


他,不,执,勤。


椴蒂猫咪一样的唇瓣勾了起来,然后他抬手,一爪子糊上了背后,松野小松那张——着实甜美——却气得他发颤的笑脸。


“怎么又是你!”


他终于身/心/口统一的咆哮了。



—TBC—

这些组织名的头头是谁都好猜吧?


关键字眼:关东煮!请一直关注这个,是重要线索hhhhˊ_>ˋ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


嗯,其实todo猜错一半,制造混乱其实是为了争取时间,争取什么时间呢?hhh,我怎么知道(喂!也许是帮当天在事发地的kara或者某某争取什么时间呢。


还有,我怎么可能日更呢?!别指望hhh(跪地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