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六つ子]庆典(let's party!/04)

☆黑道/お祭り/红松/年中/配角出没/全员轻松向(but,这章好像不轻松。



OhpTer04.得未曾有


————————每日速递—————————

赤冢建设捐助一亿日元支援熊本地震灾后重建。
                                                     🔗网页链接
—————————————————————


01


开会,是为了解决问题还是为了提出问题?


他头疼的梳了梳那一丝不苟用发蜡固定背在脑后的发丝,表情却带上了一丝无奈一丝煽情与……一丝莫名的傻气。


开会,是为了提出问题并解决问题。


“大少?”


随从奇怪的看着他们的当家丰富的表情。


黑道开会,则只是为了制造问题并转移问题。


被喊着男人一瞬间胯下脸去,冰冷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仿佛上一秒丰富着的不是他,男人抬起手,习惯性的蹭了蹭鼻尖,接着勾起一边嘴角,露出了牙齿。


——这是他的标志性笑容。


黑色的风衣随风乱舞,他理了理领带,走上了停在他面前的私人飞机。


他在豪华小型客机里厚重的真皮沙发上坐好,弯腰用带着手套的右手抹掉了黑皮鞋上的水渍,待他再抬头,一把枪戳进他的视线里,方才还认识的随从一瞬间全都被调换了,他看着这些不熟悉的蒙着面的脸孔,露出了哀愁的细腻表情,悲天悯人的神父,仿佛是在为就在刚才逝去的几名同胞默哀祈祷。


“谁雇佣的你们?”


他悠哉的直起身来,然后舒适的靠在了皮沙发里,随着他的动作,指着他脑袋的枪也一路抬起。


“嘘。”


他将食指放在唇间。


“让我猜猜看,你们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他们,指【会馆】偷袭的那帮人。


“Chier(シェー)——”他故意压着嗓子吐字清晰地说给面前这个五官深刻,一看就不是本国人的杀手,他估摸了一下,这大概是个法国人。


杀手的小手指微颤了一下,被他捕捉到了。


“哦,看来猜对了。”


“Tais-toi.(闭嘴)”


他做了个给嘴拉上拉链的动作便闭上了眼睛。


飞机朝着和目的地完全不同的方向起飞了。


而他则为自己逃掉了一次例行会议而感到无比庆幸。




02




“啧。”


——[啧。]


两声频率一致的咋舌同时响起。


——[好消息和坏消息,听哪个?]


“不听!”


挂着日本富士电视台记者证的01手里握着个录音话筒站在一群争先恐后的真·记者堆里,他一张JPG愣是被推搡着的记者队伍弄成了GIF。


赤冢老先生大方捐款,援助熊本,乐善好施,美名需要弘扬,这等社会正能量不但引来了记者,还引来了01这种,从来只与人为恶,传播社会负能量的JC。


“****”


——[别骂人,这是好事,他们黑道六一儿童节还组织给附近小朋友发糖呢。]


“我知道。”


——[哦?你小时候拿过啊。]


“……”


——[我也拿过。]


他脑子里是CR穿着那种少爷一样的西装马甲配短裤,一脸人畜无害上前领糖,接过时还会礼貌地说声谢谢的样子,简直虚假得不行。


披着羊皮的狼。


01感觉自己要被压扁的同时,暴躁的因子又要发作了,现在立刻马上的想掏枪对天来一发,让这群好像打鸡血了的记者彻底安静。


赤冢本宅里一半是记者一半是黑道,来这的记者一半是为了弘扬社会正能量一半是为了扒一扒这个所谓黑道例行会议,让社会了解点动向。


而治黑组来这里,是为了爱与和平!


——[松野小松的飞机让人给劫了。]


真是个好消息,01心情好了点。


——[但他并不在飞机上。]


这…说不定也是个好消息?


——[他现在和你的小主在一起。]


“……”


01手上的录音笔碎了。


——[又要扣工资了。]


但出乎预料的,01并没有扔了记者证,不干了,反倒是冷静下来。


“哈,我就说你怎么会批准他请假。”


“差不多也该告诉我,我的盯梢对象是谁了吧。”


01算是摸透这个总是说话绕弯喜欢折腾别人的家伙了,别看他总是一副'我也身不由己'的样子,其实他们都不过是他的棋子。


椴蒂并不是被允许请假了,他一直在工作,一直在继续那个,盯梢松野的任务。


耳麦里传来了轻轻的笑声,不是嘲讽也不是冷哼,每一次CR被猜中了意图,总会好像和褒奖一样,送出他的笑容,总是抿着的嘴会上扬,总是刻薄的脸会变得柔和,总是透着蔑视的眼睛会真的看向你,01觉得这个人大概是因为智商太高了,若是事情总按照他的步调一板一眼的走,他会觉得无聊,这个人真的是无聊到惹人生厌。


“说吧,是谁。”


——[其实你已经知道了吧。]


——[别回头,他就在你身后。]


逆流的记者们朝他扑来,闪光灯在他身后炸开一片,01站得笔直,总是猫着的背此时紧绷着,浅蓝色制服下常年不见光而惨白的皮肤上,暗红色的血管收缩爆起,他面无表情,晦暗的眼底是彻骨的寒冷,杀意让他快乐到脚趾发颤,但他爱惜的抚摸着每一个暴力因子,把它们收好塞会自己的体内。



他本来可以不这样的。


当他还是个眼神明亮尚且还有未来的少年时,当他的世界还能被血以外的小东西吸引时,当他对人仍怀有善意时,当他还会为了谁而落泪时,他被神丢弃了。


永远不要习惯死亡,对死亡麻木是件很悲惨的事情,可是当你每天都能看见谁被打死在眼前,看见被掏空内脏的孩童的尸体,忍受着针扎、殴打与虐待,闻着恶臭的脏的不能再脏的空气,喝着带铁锈味的水,目送着周围的互相鼓励着的还抱着那该死的希望的受害者一个个消失,直到最终只剩你一个,那时,你将唾弃你自己,唾弃你自己的坟墓,唾弃一切。


他始终记得,当那群人要把他拖去挖空心肺时,视线里突然的爆红一片,某种不安定因子在他体内暴走乱窜,美妙的快感随着每一次殴打着对方所飞溅的血液升华,在一片颅骨碎裂与内脏扭曲的怪声中,他踩着那些人的头颅,仰头大笑,泪流满面,为什么哭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赢了,他狠狠的扇了老天一巴掌。


那以后他就忘了自己是谁,名字忘了、父母的脸忘了、活过的前十几年忘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如今那些可爱的暴力因子已经为他所控,01慢慢的转过身去。


向宅子走来的中年男人勾着背,三角眼吊起充斥着坏掉的气息,鬼气森森,不折不扣的瘟疫。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擦肩而过时,他看见自己的恶意攀着肩膀钻入了耳中,那是,他心底的声音。


——[01,别笑了,快去工作。]


CR冷漠的声音适宜又好像不怎么适时的传来,复仇的气氛瞬间散尽,01真想对天翻个白眼送给CR。


“知道了,你怎么和老妈子一样。”


——[天天护着你个逆子,我真是你老妈我都哭泣了。]


爱讲冷笑话的CR居然顺着他的话开起了玩笑。


“说得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似的。”


虽然看不见,他也能感受到01的口气突然的缓和。


01跟着记者走入了本宅,背影总是那么决绝,仿佛没给自己留条后路。


“知道啊。”


和他相距很远很远的CR对着空气说,他有什么事是不知道的呢?



03



他今天翘班了,为了搞清楚一点东西,来找了自己有点路子的朋友。


谁知道本应该在01做任务的地方开会的松野小松竟然出现在了他眼前。


对方又以一副受害者的样子,盘腿坐在他面前,告诉他什么劫机啊,弟弟代班工作啊,【失井见】就是坨臭狗屎啊,还有那句肉麻的,我想你了。


在给CR打完电话汇报完情况后,椴蒂彻底无视了他。


被冷落了的小松抱着那个关东煮似的捶背神器趴在吧台上像一滩软泥。


敦看着这一个玩着手机无视,一个虽被无视但也乐在其中的两人,活脱脱闻到了一丝恋爱的酸臭味。


“小椴,你男朋友?”


“你叫他什么?”


“谁他妈是我男朋友!”


敦君不知道回应哪个,他是第一次见松野真人,没想真人比传言感受起来年轻不少,但气质还是与众不同的卓越,和他见过的黑道都不同,那种鲜活的生命力。


“诶?我不是你男朋友吗?!”


“你走!”


“小椴,别害羞嘛,我们都那个什么了,你看你都怀了我的孩子。”


“你喊谁小椴!那个什么是哪个什么!还有我是男人不会怀孕!”


“他可以叫你小椴我不可以吗?过分,我也要给你取爱称。”


“你……”


“Totti~”(比心)


“滚!”


这难道不是秀恩爱?敦君眯起眼睛,不忍直视。看来他的老同学简直黑白两界混得风生水起。


“你别给我过来!”


椴蒂甩手走人。


刚刚还无赖无耻无理取闹的小松脸上那种装出来的惊恐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点空旷的表情。


“怎么哥们,你爱上他了啊?”


“啊啊,这么明显吗?”


小松晃了晃手里的酒杯,空荡荡的表情染上了点危险的气息。


“你不追吗?”


“他逃得掉吗?”


看着小松无杂质的笑容,敦恶寒了一下,心里默默给自己的前同学点了根蜡烛。


不知道上辈子造什么孽的椴蒂,今天也被不干净的东西追逐着呢。( ゚д゚)


可喜可贺可口可乐,本章完。




—TBC—

解释:开头那个飞机上的是kara,代班了oso,反正长一样,oso去找todo了,为什么我怎么知道,我还等他告诉我呢。下回就该去把飞机抢回来了,除了大杀特杀我不知道能写啥。


我以为我留的白够多了呢,朋友,不留个评论让我知道一下你看出来什么了嘛?一个人写这个超寂寞诶ˊ_>ˋ红松和年中喜爱者呢?


啊,我是兔子,没人和我玩会寂寞而死(?


虽然我想说别带着脑子看,但还是带着脑子比较方便,因为我是自·我&意·识&混·乱流派(go 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