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

杂文堆

基本是个人渣(💗)松二期回归填坑

学业繁忙经常掉线

©K$D
Powered by LOFTER
 

[材木/カラトド]狭心病

☆6/2材木日贺(滚!/向帕比的《失语症》看齐/刀子刀子刀子/TD视角/有R暗示所以少儿不宜(!)/有病请慎重观看(!)


狭心病=嫉妒+独占欲+心绞痛+卑鄙的我


01


我怕黑,是事实。


任何心理问题都有理由,我也承认我是因为曾经被单独关在学校厕所隔间超过24小时才产生的阴影。


虽说一开始并不觉得这点有什么影响,直到有一天,我一个人走在黑漆漆的走廊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都感觉不到。


好可怕。


第一次产生这种想法时,心脏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怪物抓着,跳得越来越重越来越缓。


其实我还怕一个人。


并不是害怕他本身,而是害怕因为他而开始剧烈偏离轨道的自己。


我撕掉过给他的情书,原因?拜托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撕掉了,别让我想那个原因,我也讨厌要我去递情书的人,但我不怎么讨厌在我面前说他坏话的人,不过如果说他很逊我说不定会回很恶毒的话,很奇怪?啊,我也觉得奇怪,所以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害怕过,也正是因为我奇怪的心病,我被人锁在厕所了。


活该啊,抱着膝盖坐在马桶盖上,听着厕所老旧水龙头滴水的声音,无聊的我开始想那个把我害得这么惨的本质原因了。


也许是因为空松哥哥发现了我撕他情书的事,也许是因为空松哥哥就算如此也对我宽容的笑了,也许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我为何这么做,总之越这么想下去,我就越看不见自己,甚至在一片黑暗中,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的存在。


第二天打开门找到我的还是空松哥哥,他站在突然炸开一片的光明里,简直像个神。


哦,饶了我吧,神明大人,我可不想在自己呼唤了您一晚上名字之后真的见到您的尊荣…


这样的话…我真的会成为您的狂热信徒。


我不想有信仰,放我自由吧…



02



我要说一件巨让人欲笑不能欲哭无泪的事情。


空松哥哥有了女朋友,是一朵……巨魔芋?


啊啊啊!赤冢老师!救命!那是什么鬼东西!新型恶灵吗?力量强大到具现化了,而且给空松哥哥洗脑了。


我是不知道空松哥哥是怎么面色平常的被那种东西搂着的,什么小空空你昨天跟谁在一起了?诶?你难道不爱我了吗?不爱我了是不是!?


哦,老天,女人莫名的嫉妒心,真是心灵外表一样丑恶。


虽然我也没资格说。


哥哥们明明平时最吝啬把目光投给他了,此时此刻,小松哥哥甚至都露出不那么夸大的担心表情,轻松哥哥捂着胃估计想掐死他,不食人间烟火的十四松哥哥也沉默了。


不过一松哥哥不一样,他竟然表现得异常的冷静,像在念什么咒语一样说着:真像啊,真像。


拜托了你们,既然要盯着我的空松哥哥看,起码给我动起来阻止那个女人啊!


可是他们并没有,或许是找不到理由去阻止看上去很开心的空松哥哥,总之他们除了远观静待,心里拒绝,并没有行动。


我那时理智已经断线了,我只知道再不抓住他,我就要失去他了,被那样的东西抢走,我死都不会甘心的。


我好像有足够说服自己的理由去阻止他,总之我一贯是家里的毒嘴担当,我对慌张要出门买哈根达斯的空松哥哥说:


“你真的打算这样吗?那个人真的是,心灵和外表一样丑陋啊!”


其实这样的话我都听不下去,哥哥们拉着我,然后和我一样去看他的反应。


空松哥哥动摇了,但很快他站了起来,没有回头看我一眼,丢下一句“可是她只有我了”就跑了出去。


伸出去的手抓了个空,平时一向被迁就的我的任性被他拒绝了,那一刻我想笑,是笑自己可怜还是笑哥哥可悲我不知道,温柔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啊,再怎么丑陋都可以包容,被你包容真的超级幸福,超级想死呢,空松哥哥。


我没有你也不行……回来啊……


哈,抱歉抱歉,有点意气用事了。




开玩笑的,这世上又不是谁离开谁会活不下去。


对吧?可爱的小花。


所以求你了…把他还给我吧。


(他离开你就会回到我身边)




我摘下了空松哥哥的花。


我的眼睛也因此瞎掉了。(*1)



03



我和空松哥哥做了。




瞎掉的我冲进了那片我最害怕的黑暗里。


克服恐惧的方法是正面面对,我想我哪天要是克服了黑暗就可以放开他了。


于是我走进了极黑里,已是心如死灰的我,连死都不害怕的我,心跳如此缓慢,心脏如此疼痛,也是嘛,要割掉自己的心肯定很疼的。


我伸手时五指就在面前被黑暗里的怪物吃掉,我甚至不能确定身体是否完整,我看不见自己了,听说啊,黑暗会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呢,那回归到这里,我是否能再次见到那天的光明?


上帝又听见了我的祷告。


“椴松!”


这次是在家里,我看着打开厕所门的空松哥哥,虽然还是没有任何灯光,但那一刻我想我失明的眼是真的看见了光。


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在同一时刻祈祷,日理万机的上帝啊,为何您要听一只怪物的祷告呢?


之后我是怎么把他摔在马桶上,抱着他吸取他身上全部的温暖,亲吻他直到舌头抽筋,呼吸他让人头晕的吐息,让他的滚烫把自己塞满钉死的,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不再害怕黑暗,仿佛只有被他填满才能让我有安全感。


我发病了。



04



有些事情不说出来其实可以当做没有发生。


但空松哥哥不说出来单纯是想保护我。


虽然之后我又发过几次病,空松哥哥也一如既往的满足我,但是,我大概是把病当成了借口,我没病,我只是个卑鄙。


我自然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而仿佛不想让我演独角戏,空松哥哥陪我演起了双簧。


空松哥哥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痛,他不会在我面前表现得不自然,他觉得我是真不记得了,其实我很想戳穿这件事的,但最近,他的视线落在我身上变多了,他邀请我去钓鱼的次数也变多了,总是说着一贯让人听不懂的话掺杂着一些有意无意愚蠢的暗示,他想让我有什么烦心事都对他说,当然我不会说,他会在我睡着的时候抱紧我,他会在我出门时说要和我一起出去,他会握紧我的手不让我被人群冲散,这大概是因为做的时候我总是一副吓坏了的样子,一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样子。


老实说,空松哥哥,你简直有毒。


不要总是在痛苦和悲伤时若无其事的笑了。


这次可是真的痛到我了。



05



啊,我想起来了。


被困在厕所隔间的那天,厕所门其实根本没有被锁住啊。(*2)



—END—

《失语症》:http://mrs-maverick.lofter.com/post/340e25_b2f44b5


*1:哭瞎的,也意味着他之后恐黑又更重了,同时狭心病开始发作,日了kara。

*2:这句什么意思自行想象。

我想要每一个人被温柔对待。
之后会有HE结局,我不想虐totti。
说什么6/2贺,贺个头啦,但我还是不要脸的打了tag,杀了我吧,哦内盖西妈斯——


没看过材木,所以不知道怎么甜,欢迎太太来教·教·我~